凤歌青天

得,我又跳回周叶了。

【维勇(一发完)】无须言语

第一次写文,文笔一般大家见谅= =


正文:

“胜生君……不,勇利。我认为你很适合做我的终身伴侣。嫁给我吧。”

 

***

“勇利?……勇利!”呼唤声惊醒了神游中的胜生勇利,他抬起头,对上了维克托略带担忧与疑惑的眼。

“啊……抱歉!”

“勇利……你最近经常走神哦。”维克托挑挑眉,一只手抬起了胜生勇利的下巴。“似乎……从上次训练请假去见了大学同学后就一直有些不对劲。怎么了吗?”

“啊……这个,”勇利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视线游移着,不肯直视维克多。“也没、没有什么大事啦……”

“勇利不愿意告诉我吗……”维克托的神情委屈了起来,故意抚了抚右手上闪闪发亮的戒指。“我还以为我和勇利的关系已经亲密到无话不说了呢……”

维克托那闪烁着星光的蓝色眼眸攫住了胜生勇利,他一步步向前逼近,直到勇利不得不将身体后仰着靠在了冰场边的围栏上。“勇利真的不愿意告诉我吗……”温热的吐息吹在勇利耳边,维克托呢喃着的同时,舌尖有意无意地划过了勇利的耳垂。

“……!维克托不要在冰场上就这样靠过来啦……”勇利略带羞涩与慌张地用双手推了推维克托的肩膀。“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说出这种话的同时,他又不由得垂下了眼,声音也越来越小。“就是……那个……上次去见了我的大学同学藤原君,他不知道为什么……和我求婚了。”

“……哦?”气氛似乎一下子凝滞了,维克托的眼眸深了深,戴着戒指的右手不轻不重地抚上了勇利的下唇。他温柔地勾起了嘴角,手指一下一下地、极轻地点着勇利的唇,似乎在问“然后呢”。

“呃……不过我已经拒绝他了!”勇利也反应过来了什么,抬起眼,璀璨的褐色眼眸直视着眼前那双蓝色眸子里的星空。“我已经知道了自己到底为谁而舞,也寻找到了一直渴望的东西。”他的眼睛里闪耀起了更亮的光,突然露出了一个略带引诱的笑容,红色的舌尖有意无意地划过维克托的指尖。“这一点,维克托应该最明白吧?”

 

***

西餐厅内播放着轻缓而柔美的音乐,身处其中的胜生勇利却丝毫感受不到刻意营造出的浪漫氛围。他暗暗抬头瞟了瞟坐在对面的男人,心头满是雾水。

邀请他出来吃饭的是大学时的同学藤原,当时的自己也沉浸在花滑之中,并没有投入精力与大学中的同学交往,与这位藤原君更是连脸熟都说不上,虽然是一个班的同学,却似乎没见过几次。这次藤原号称出差路过俄罗斯而向他递出了邀请。勇利虽然疑惑,却出于礼貌不好拒绝,不得不向维克托告假来赴约。说起来,出门前还被哀怨地缠了许久呢。“勇利竟然要抛下我去见一点也不熟悉的同学”,想起维克托说出这句话时的语气,勇利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胜生君……不,勇利。”男人的话打断了勇利的思绪,他抬起头,等待着对方未尽的话。

“我认为你很适合做我的终身伴侣。嫁给我吧。”

“欸?!”勇利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地惊呼出声,又迅速放小了音量。“藤、藤原君……为什么突然说这种话……?”

男人的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勇利,“勇利,虽然你可能对我没有什么印象,但从你进入大学起,我就默默地注视着你。”他极具压迫性的视线让勇利直了直身子。“我欣赏你,爱慕你,认为你是天底下最适合成为我终身伴侣的人,也是最适合成为藤原家未来另一个主人的人。请你以结婚为前提与我交往。”

“这、这……”勇利起初十分无措,但面对着男人丝毫看不出任何玩笑意味的眸子,也平静了下来,双目直视着对方,坚定地开了口。

“对不起,藤原君。我想我们在大学中并没有进行深入的接触,对彼此也不甚了解。”

“更重要的是,我已经找到了所爱之人。所以抱歉,藤原君,恐怕要拒绝你的心意。”

男人沉默了一瞬。“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吗?我不认为那种自我中心的男人适合勇利。而且,”他的目光越过了勇利手上彰显着存在感的戒指,略微顿了顿,“把戒指戴在右手无名指上,只代表‘心神安定’吧。他不愿意给你承诺,我却可以一直等着你。勇利,希望你认真考虑我说的话。”

 

***

维克托怔了怔,故作温柔地翘起来的嘴角上扬成了愉悦的弧度。

“是的哟。只有我才懂得勇利的全部,也只有我能给勇利你需要的东西。”他再度贴近了勇利,“所以勇利的爱和承诺,全部只能给我哟……”剩余的话语逐渐消失在了交缠着的唇齿间。

 

***

胜生勇利的目光扫过了右手上闪闪发亮的戒指。

的确,我和维克托之间从未有过正式的承诺。尽管在公开或不公开的场合都提及过“爱”一事,却从未对彼此说过“我爱你”呢。

但是,世界上只有胜生勇利懂得维克托的全部,也只有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懂得胜生勇利的全部。我们站在同一片冰场上,追逐着同样的梦想,并将永远一同走下去。这样的关系,无须通过任何言语上的承诺来维系。唯有花滑可以见证。

不过,这样的话,就不必说给对面的男人听了。他笑了笑。

 

Fin.

 

 

碎碎念:

虽然都说最后几话官方把两个人的关系又从明确处理得暧昧了,但是在我的眼里,这样的关系反而有一种老夫老妻式的“不可言说”。个人认为尽管维勇的关系(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应该已经很亲密了,但应该还处于一种没有明确正式地说出“我爱你”或者“结婚吧”的略带模糊的状态。

从第一话到最后一话,勇利在面对维克托的时候越来越游刃有余了,尽管还时不时慌张,但是关键时刻已经可以反撩回去了呢~本文想表现的就是这种亲密无间但又无须挑明的soulmate关系,双方各有占上风的时候,对彼此灵魂的深刻理解让他们根本不需要任何口头上的承诺。

当然官方要是让他们结婚我们也是很乐意看到的(笑)。

 

 

 

一个彩蛋:

全程旁观的尤里奥:喂,你们俩就这么不管不顾地亲上了,记不记得旁边还有一个人啊啊啊啊啊啊!

↑滑着滑着突然看到两个人停下亲了起来的懵逼小天使。


评论(3)

热度(66)

  1. 蕉仔~全職葉黃狂熱中❤拖延症晚期凤歌青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