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青天

得,我又跳回周叶了。

【维勇】错位(1)

【维勇】错位(1)

 

-平行世界设定

-最初的灵感来自前两天看的哆啦A梦……不过设定被我理顺和完善了一下逻辑之后,改得连妈都不认识了,估计连藤子不二雄都看不出来这灵感来自哆啦A梦了= =

-应该不会太长

-平行世界到底跟原本的世界有什么不同,不知道第一章大家能不能看出来呐

 

正文:

 

虽然很了解自己玻璃心的本质,但胜生勇利认为,他在大多数时候还是有一定的自信的,并没有那么容易崩溃。

不过,现在一定是他人生中最挫败的瞬间之一。

“喂,妈妈。

……看电视了吗?诶,和大家一起看的大屏幕?

……小优也在吗?啊,一家人都在啊……

对不起,本来想站上领奖台给你们看一看的……”

再说下去就要掩饰不住哽咽起来的语调,勇利挂断了电话,深吸了一口气,仰起头以防止泪水流出来。

让小优也看到了那么难看的我吗……本来想站上领奖台,拿到奖牌给小优看一看的。至少,证明这么多年来的奋斗不是没有意义的,即使已经晚了……

勇利用袖子抹了抹还是流了出来的泪水,第一次痛恨起自己的多愁善感。在感情上的敏感性让他能够更好地体会曲目中蕴含的情感,也赋予了他无与伦比的表现力和感染力——这可是得到了冰上帝王、男单花滑第一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认可的一点。

但是只能够感受到感情本身,而不能凭自己的力量理解这种感情到底代表着什么、又从何而来的话,离开了冰场,这种敏感,反而是一种累赘啊。勇利抽噎了一下。

上一次被这种事情所累还是一年以前,在底特律的宿舍内。

 

“呐,勇利。我呀,小的时候看了《国王与滑冰者》,就立刻迷上了花滑哦。但是,花滑在泰国似乎不怎么流行的样子。我就想着,要让更多人体会到花样滑冰的乐趣。因此才走上了滑冰的道路,想要滑给泰国所有的民众看一看,告诉他们,花滑也可以这么美妙。”披集逗弄着身上的小仓鼠,冲勇利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勇利你呢?是因为什么走上花滑的道路的?”

“我吗……”勇利托着下巴思忖了一下。

“真要说起来的话,应该是因为一个人吧。”想到记忆中明眸善睐的少女,勇利羞涩地微笑了起来。

“家乡有一座冰场,我的第一次滑冰就是在那里。小优……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女孩。我开始滑冰,就是因为受到小优的鼓励。之后一路走过来,也是因为想要让小优看到我站在更高的舞台上,看到我站在领奖台上。”

“我没有仔细思考过走下去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么想来,倒是一直对小优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呢。虽然现在成为了职业选手,可还是觉得,小优始终是我的偶像,想取得更好的成绩给她看……什么的。”低着头吞吞吐吐地说完全部的话,勇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却被激动地扑过来的披集吓了一跳。

“好浪漫哦!勇利!”披集一把搂住勇利的脖子,脸上浮起了两团红晕,“为了青梅竹马的少女坚持滑冰什么的……这是爱啊勇利!将对少女的爱融入到花滑中之类的,好有感觉哦!”

“爱……?”仔细咀嚼了这个词的含义,勇利的脸迅速地涨满了红色,他不由得捂住了发烫的双颊,“披集是说,我、我喜欢小优?!没有啦没有!”他疯狂地摇着头,却感到脸更热了。

“什么啊勇利,不要逃避啦!”披集一脸坏笑地凑近了脸红得像番茄的勇利。“我说勇利你也太迟钝了,一直对青梅竹马的女孩抱有特殊的感情,滑冰是为了她,取得更好的成绩也是为了她,这就是喜欢啊!还需要我告诉你嘛?”

“……啊……原来是这样的吗……”

仔细想来,自己滑冰的这十年来,唯一存在于真实世界中的动力源头也就是小优了吧。身为“长谷津麦当娜”的女神小优,一直是自己憧憬的对象。可以说是她把自己带上了滑冰的道路也不为过。因此,参加比赛的时候,总会想着,滑成这样,小优会喜欢吗?会让小优满意吗?

原来,这种伴随了自己一路的感情,是喜欢啊。之前竟然没有分辨出来,真是……太迟钝了。勇利懊恼地叹了口气。不过……似乎忘了什么的样子……

“不要发呆啦,勇利!今年的比赛可要继续加油哦,一定要拿到奖牌献给自己的女神呀!”

听到披集的话,勇利才反应过来自己遗忘了什么。小优她,已经结婚了啊……

一瞬间,勇利感到挫败极了。这种感情明明早就被敏感的自己捕捉到了,却从来没有弄懂到底为何产生。现在才明白是因为喜欢,又已经晚了。还真是……不如感觉不到啊。

作为一个男人,为什么活得这么失败呢。平常总是想东想西的,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真的面对需要想清楚的感情时,却迟钝得感受不到那是什么。结果现在倒好,喜欢的女生嫁做人妇后,充分体验到了挫败感。

我不想体会什么是挫败,请让我早点体会到什么是喜欢啊!

身为勇利的好闺蜜朋友,披集从勇利的反应中大致了解了发生了什么。他带着深深的同情和母性的光辉抱住了勇利。

“可怜的勇利,情窦初开就要面对感情上的失败~让我来安慰伤心的你吧!今天我们睡同一张床好好地聊一聊,我来用男人的方式安慰你~”

“诶?可我……”挫败是没有错,似乎不怎么伤心啊!

“等等披集……”

 

总之,那一次跟披集谈心后,大概弄懂了不怎么伤心的原因。

因为小优的幸福而感到幸福啊……

勇利本以为和披集一起祭奠了失败的初恋后,就可以彻底摆脱这件事的影响。但没想到还是不行。

决赛前夜,西郡一家给自己打来了电话。小优的鼓励让自己又高兴又紧张,可电话那头三姐妹的嬉闹声、西郡的呵斥声,让勇利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以后的花滑之路,真的要独自一人走下去了。

一年以来,都在心头下意识地逃避着这个事实。似乎不去联系、不去想,这种孤独和恐慌就不存了一样。小优早已找到了幸福,而因为憧憬着她走上了花滑道路的自己,从今以后,就只能独自走下去了。

以后还能为了什么而滑呢?独自一人的道路上,会面对什么,又需要什么呢?我又能走到哪一步呢?

勇利对未知的将来感到迷茫,又有点惶恐。

对于一个重要赛事前本来就喜欢胡思乱想的玻璃心来说,这种迷茫是致命的。再加上始终存在的压力,勇利理所当然地发挥失常了。

“果然不能在决赛前思考这种重大的问题……”坐在马桶上发了半天的呆,勇利觉得纷乱又挫败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他站起身,正准备打开隔间的门,眼前的门却伴随着“哐”的一声震了震。

是谁急着要上厕所吗?这么想着,勇利立刻打开了门。“对不起……”

勇利愣住了。青少年大奖赛决赛金牌获得者、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同门师弟,尤里·普利赛提,正站在门前一脸戾气地瞪着自己。

看起来像不良少年一样的金发男孩正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着勇利。

“喂,明年我就要上升到成年组了,同一个赛场不需要两个yuri吧。”少年的手指几乎要戳到勇利的鼻子。

“我的目标可是金牌。只能拿到第四名,连领奖台都不能站上去的家伙……赶紧给我引退吧,笨蛋!”

少年早已扬长而去,勇利却依旧盯着他离去的方向发呆。

就算没有我,有才能的年轻人也会不断涌现的吧。更何况是现在失去了方向的我……

 

 

-TBC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两个世界的根本差距在哪里啊

构思的时候犹豫了半天,如果勇利滑冰不是为了维克托,那么勇利还是不是勇利?这两个人还能不能在一起?

最终还是认为能够成为soulmate的两个人之间是有着根本的吸引力的,没有注视着维克托长大的勇利所充满的love&life还是可以吸引维克托的。这两个人在一起的关键在于共同相处的8个月,本身天然具有的默契经过共同经历的发酵才变成了爱

所以这篇就是换了个方式让他们能谈上恋爱而已……

还要再解释一下某些设定。

把勇利的垫底改成了第四,是因为第一这个时空没有小维死亡的影响,感情上的打击没有那么大;第二,因为小优而产生的挫败感其实一年前就体会到了,现在只是重温了一下。所以发挥失常没有那么的厉害,现在勇利需要面对和克服的更多是“以后只有自己了”的那种空虚、迷茫和孤独。对于一个感情细腻、敏感的玻璃心来说,之前没有体会到这种感情还好,一旦体会到了,就会不停地去想这件事情。这也是导致勇利此次发挥失常的根本原因。

此次比赛的结果对勇利的打击不是最大的,因为他没有期待要和某人站在同一个水平的舞台上竞技还是怎样的。对他来说,最严重的问题是,以前一直刻意忽略的一个事实被明确地感受到了,想用一个仪式(就是奖牌)为十年以来在花滑方面的动力写下一个句点并开启新的篇章,但是由于胡思乱想(而且是因为小优而胡思乱想)没有成功。

以上。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