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青天

得,我又跳回周叶了。

【维勇】错位(2)

【维勇】错位(2)

 

-平行世界设定

-最初的灵感来自前两天看的哆啦A梦……不过设定被我理顺和完善了一下逻辑之后,改得连妈都不认识了,估计连藤子不二雄都看不出来这灵感来自哆啦A梦了= =

-应该不会太长

 

正文:

 

满心迷茫,前途未卜,又刚刚被后起之秀嫌弃了一顿,任谁的心情恐怕都不会好。

勇利当然也是。一脸灰暗地拉着行李箱跟在切雷斯蒂诺教练身后走出赛场的时候,还遇到了日本主播诸冈久志。

“胜生君!”热血又热心的男性主播向勇利比着加油的手势,“就差一点就可以站上领奖台了!一定要继续加油啊!明年的大奖赛一定可以的!”

“谢谢你,诸冈君。”勇利勉强笑了笑。

“哎,胜生君,不要这么没有精神嘛!虽然失误稍微有点多,但你的表现已经很不错啦!明年的训练基地应该还是底特律吧?还要接着跟泰国的披集·朱拉暖一起训练吗?……”

想到未来要怎样,脑中就一片空白。前几天挂断电话时的孤独感又涌上了心头。勇利低着头,盯着地砖发呆,任由诸冈久志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

“勇利!”一条手臂突然从身后揽上了勇利的肩头,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勇利几乎要跳了起来,他慌忙转过头。

“维、维克托……吓了我一跳……”

“因为勇利看起来没精打采的嘛!”整个身子都挂在勇利身上、显得像一条大型犬的银发男人故作无辜地歪了歪头,还附送了一个wink。“想着吓你一下会让你的心情好一点啊。”

挂在我身上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勇利推了推由于维克托一下子揽上来而有些歪了的眼镜,在心里吐槽道。不过被维克托这么一搞,在这一瞬间倒是忘却了之前的烦恼。

“维克托,谢谢你。”勇利朝维克托露出一个微笑,看起来比先前勉强的笑容轻松了许多。维克托的蓝色眸子闪了闪,站直了身子正要说话,身后就传来了尤里抓狂的喊声。

“维克托!你还走不走了!”尤里充满杀气地用眼角瞟了一眼随着向这边看过来的勇利,催促道,“雅科夫都等急了!快点!”

维克托耸了耸肩,调笑道,“小猫咪在催我啦~”他故意俯下身,抬起勇利的下巴,宝石般闪着狡黠的光芒的眼睛对上了那双带着些懵懂的红褐色眸子。

“明天见哦,勇利~”维克托突然轻轻吻了吻勇利的面颊,然后才向勇利身边有些惊讶的切雷斯蒂诺和诸冈久志道了个别。“再见啦~”

 

维克托已经转身走了几步,勇利才反应过来。

还是有点适应不了西方人的热情啊。他摇了摇头。

“说起来,胜生君和维克托的关系还不错啊。”诸冈道。

“也没有啦,这次大奖赛才算能说上话吧。”勇利解释着,“维克托很热情,也很友善。”

切雷斯蒂诺和诸冈久志交换了一个无法苟同的眼神。

对于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自己竟然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相处得还不错这一点,勇利本人到现在也时不时觉得惊奇。在人际交往上一向被动的他当然不会主动去和别人搭话,更何况这个“别人”还是以强悍的实力站在花滑界顶端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只是仰望着他的光芒就感觉要被灼伤了,勇利也只能做到以维克托为目标默默努力而已。所以,和维克托熟悉起来,完全是由于巧合,以及维克托热情开朗的性格。

——至少勇利是这么认为的。

勇利和维克托的第一次交谈是在这次大奖赛的美国分站上,还是维克托首先搭话的。在美国站,勇利拿到了第三名,维克托则毫无疑问地是第一名。合照结束后走下领奖台时,维克托就像今天一样揽住了他的肩。

“Hi,勇利~我可以这么叫你吧?”维克托灿烂地对勇利笑着,让勇利感觉没有眼镜保护的眼睛被晃了一下。

“当然当然!”他忙不迭地点着头。

“短节目时就发现了,你的表演,感染力很强哦!”维克托夸赞道。“就像是用身体奏出了音乐一样,滑行和乐曲的配合非常棒。”

“是、是吗。谢谢!”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赞扬和被其他人赞扬当然不一样,勇利非常开心,为表礼貌直视着维克托的双眼也亮晶晶的。

“Wow~你好可爱!”刚刚结束比赛的勇利没戴眼镜,因为喜悦而闪着光芒的红褐色眸子带着孩子般的纯净,这让维克托产生了一种被击中的感觉。他拥着勇利走向休息室。

“结束以后一起去吃饭吧,勇利!体力都被消耗殆尽啦~勇利喜欢吃什么呢?告诉我吧……”

 

那天勇利和维克托相处得非常愉快。

勇利在性格上属于非常不善于交友的那一种,维克托则与勇利完全相反。他性格天然,带着一点孩子气,与他相处很有趣,又不会感到被冒犯。就算有时候像个孩子一样幼稚,也是一个天使般的、让人不由自主地想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孩子。勇利认为维克托天生具有吸引人的气场,很容易获得他人的喜欢。

他们交谈的内容大多数与花滑有关——两个刚说上话不到半小时的花滑运动员,坐在一起也只能聊聊花滑了。而对同一样事物有着相同热爱的人,谈起这样事物时自然会有许多话可聊——尤其是其中一个人还很善于主导谈话的氛围。

勇利没想到自己也可以说那么多的话。由于性格比较内向,勇利在和他人的相处中,扮演的更多是倾听者,但维克托当然不会允许勇利像往常一样带着微笑沉默地倾听。

在花滑上,他们真的很谈得来——无论是对这项运动本身的态度、理解,还是对某场比赛的看法、对某些曲目的解读,等等。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思维方式非常相似。关于这一点,勇利很难用语言描述出来。有些默契是一种独有的感觉,不足为外人道。

和维克托的第二次交谈是在俄罗斯分站后——是的,此次大奖赛,维克托和勇利恰巧两次比赛都在同样的分站。由于上一次的相处非常愉悦,这一次维克托再来约勇利,勇利就理所当然地答应了。两个人还用空余时间在莫斯科四处逛了逛——能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亲自作陪,这一点一定会被全俄罗斯的女性嫉妒的。话说回来,当时维克托似乎发了SNS来着,倒是有很多勇利的粉丝跑到下面去嚎叫——除了披集·朱拉暖的SNS,难得还有一个可以了解我们家勇利日常的地方。

想到这里,勇利有点愧疚。如果被太多人关注,他会感到负担,所以粉丝福利几乎是没有的——从勇利的粉丝们要跑到披集的SNS下去了解勇利的日常就可见一斑了。

所以勇利很羡慕维克托,倒不是因为对方在滑冰上多么厉害。受到全世界女性欢迎,很擅长和粉丝相处,人际交往的技能满点——这种人,应该很擅长处理自己的感情吧?一定不会像自己一样,喜欢却不自知,重要比赛前胡思乱想导致发挥失常。

有机会的话,向维克托讨教一下好了……带着这种想法,勇利去参加了晚宴。

 

-TBC

 

 

 

碎碎念:

一直在思考维克托和勇利是怎么成为soulmate的。

如果是我自己看来的话,三观一定要相似。但是成长在社会经济地位不同的两个家庭的两个人,三观很难相似——从维克托和勇利的相处中也大致可以得知他们的三观不是非常相似。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他们成为彼此的the only one的呢。个人认为只能从花滑入手了。花滑对勇利和维克托来说,都可以说是最高追求,在最高追求上契合度比较高的话,日常生活里的三观只要没有重大冲突应该是都可以的。重要的是思维逻辑要相似。大概就是,对某个问题的看法不一定相同,但我们俩都优先从同样的角度看问题,我们关注的重点是差不多的。这样的话,即使得出不同的结论也没有关系。

对花滑了解不多,只能从辩论举例子了。我们两个人都很热爱辩论,我们在思考辩题时都喜欢优先从价值这个角度入手,我们在评价一场比赛时,都最关注论证逻辑是否自洽。这样,思维方式和思维重点相同的话,可能因为个人偏好得出不同的结论,但两个人的交流会是很愉快的。

两个能成为知己的人也不一定可以谈起恋爱或者成为至交。一定要以共同的经历为基础,慢慢地发展,特别是这两个人一个很理智、冷静、自我,另一个不喜欢向别人敞开心扉。现在勇利和维克托就是有默契但共同经历不多,需要更多的相处,以及更深层次的思想交流。

后续发展基本上是这样的吧。

大奖赛分站的顺序是按照16年的设置的。

写的时候一直在想:

勇利:维克托很热情也很友善

——只对你啊宝贝儿!

勇利:维克托真好还陪我逛莫斯科

——他是在泡你啊宝贝儿!

迟钝的勇利好可爱哈哈

 

 


评论(6)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