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青天

得,我又跳回周叶了。

【维勇】错位(3)

【维勇】错位(3)

 

-平行世界设定

-最初的灵感来自前两天看的哆啦A梦……不过设定被我理顺和完善了一下逻辑之后,改得连妈都不认识了,估计连藤子不二雄都看不出来这灵感来自哆啦A梦了= =

-完善了一下大纲,太短的篇幅之内感情是没办法水到渠成地发展的,所以变成中篇了

 

正文:

 

胜生勇利,23岁,日本花滑特别强化选手。

人生中三个最挫败的瞬间都和此次大奖赛有关。

第一次是在备战时,突然发现自己多年以来都喜欢着青梅竹马的女孩小优,然而小优已经嫁人了;

第二次是在决赛时,由于赛前接到了小优的电话,胡思乱想导致发挥失常,连领奖台都没能登上,更不要提渴望着的金牌;

第三次是现在,闭赛晚宴的第二天,睁开眼睛后发现身边躺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维克托?!”勇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正要翻个身,却突然感觉到身旁躺着一个人。他“嗖”地一下坐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摸到眼镜戴上,在看清了自己身边只穿着一条内裤、乱七八糟地与自己盖着同一条被子的维克托后,有一种倒下接着睡的冲动。

这一定是个梦。这么催眠自己的同时,勇利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还穿着衬衫和西裤,很好,看来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身旁的男人被他的大动作吵醒了,缓缓张开的蓝色眸子中还含着没有睡醒的慵懒。“Hi,勇利~早上好~”维克托对一脸惊悚地盯着他的勇利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维克托……怎么会在我的床上?”

听到勇利的问话,维克托先是惊讶地挑了挑眉,又立即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那泫然欲泣的表情让勇利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大的罪人。

“勇利难道不记得了吗?昨晚是勇利把我留下来的呀。自己说着一些什么‘只剩我自己了’‘不要留下我一个人’之类的话,果然酒醒之后就忘光了吗。”

“酒、酒醒?”

晴天霹雳。绝对是晴天霹雳。在这方面,一喝酒就和九州汉子的爸爸一模一样,会借着酒疯瞎胡闹,所以才戒了的……如果在昨天的宴会上喝醉了的话,一定发生了什么自己一辈子都不想知道的事。勇利崩溃地捂住了头。

维克托看着勇利懊恼的样子,饶有兴趣地拿出了手机。“说起来,虽然后面被卷入了斗舞里没有来得及照,我这里倒是有开始的几张照片呢。勇利要不要看看啊?”他故作遗憾地叹了叹气。“唉,可惜我这里的照片很少,不过克里斯和尤里那里应该存了不少照片的样子。勇利想看的话我可以帮你跟他们要哦……”

“不、不必了!”勇利忍不住打断了维克托的话,反应过来后又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一时之间太过激动了……不过,”他偷偷地瞟了瞟灿烂地笑着的维克托,干笑道,“斗舞应该不会是我想象的那个吧我就算喝醉了也不可能在宴会上跟大家斗舞啊哈哈哈哈……”

“勇利喝醉以后,跟平时可真是不一样啊。”想到身边拘谨又羞涩的人昨晚的表现,维克托凑近了勇利,手指抚上了他的唇。“很性感呢。”

虽然事先已经做好了勇利喝酒会很有趣这样的心理准备,但是特意分散了切雷斯蒂诺的注意力,放任勇利在那里一杯一杯地灌香槟,可真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呢。不过第二天醒来就忘了一切,这一点可不太好。

“勇利可真是的,”维克托凑到勇利的耳旁,“昨天晚上缠着我斗舞,赢了以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抱住我要我答应你一个请求,结果说到一半就在我怀里睡过去了。”他看着勇利一点点蔓延上红色的耳朵,满意地笑了。

“没办法,由于切雷斯蒂诺教练早就阵亡了,我只能把勇利送回房间啦。没想到回房之后勇利又醒了过来,还拉着我不让我走呢。”

跳过了自己主动要求把勇利送回房间并遣散了围观人群的事实,维克托避重就轻地叙述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实”。

 

“呐,维克托~”喝醉了的勇利抱住维克托的身体来回蹭着,“维克托一定很擅长处理这些事情吧。这个斗舞我赢了的话,维克托就教我好不好!维克托……教我……”话还没说完,满脸红晕的勇利就合上了他那亮晶晶的双眼——维克托认为那双眼睛真的很可爱——在维克托怀里睡着了。

“啊,真是……”维克托状似无奈地笑了笑,在周围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架起了勇利。“这孩子,我只能把他送回去了。切雷斯蒂诺就拜托大家啦晚安——”

众选手看着维克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离开了宴会厅。

“没想到勇利看起来这么瘦,还挺重的。小猪。”轻轻把勇利放到床上,维克托直起身子喘了两口气。见勇利皱着眉头,睡得不甚安稳,他的眼睛闪了闪,弯下身子凑到勇利耳旁,轻轻推了推勇利的身子,用诱哄的语调问道,“勇利……想让我教你什么呢?”

花滑?也就是这个了吧。

“维克托……想让维克托教我……教我怎么处理感情……”

“教你处理对谁的感情?”维克托挑挑眉,有些惊讶,有些得意,又有些满意,继续问道。

“处理……处理对小优的感情……”

“小优是谁。”维克托脸上近乎是自信的笑容消失了,他带着点困惑地皱着眉头,抢白道。

“小优……”说到这里,勇利竟然兴奋地睁开了双眼,那一双再度亮起来的红褐色眸子让维克托感到了一些莫名的不爽。“小优是‘长谷津麦当娜’!是我一直……一直憧憬着的……”他的眼神黯了下来,又低下了头。“可是小优已经结婚了……本来想好好道个别的……但我……”

这段话里信息量惊人。

维克托认为自己需要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不过显然不是在这里。“勇利乖,快睡吧。”他摸了摸勇利的头,拉过旁边的被子为勇利盖上,起身想要离开。

“别走!”谁知道勇利一下子坐起身拽住了他的袖子。

“只剩我自己了……别留下我一个人……不要走……”声音越来越小,到后来,只剩下细微的呜咽声。“只有我了……”

……哭了?

维克托有些怔然地对着默默流眼泪的勇利发了会儿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这样子是走不了了。

“我不走,不留勇利一个人。”他捋了捋刘海,蹲下身子耐心地哄道。

 

所以昨天晚上到最后也没有说清楚勇利到底想让自己干什么。现在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经过一晚上的沉淀,差不多已经思考清楚的维克托在心里默默算计着。

“对了,勇利昨天晚上还让我教你处理感情呢,真是意外啊,还以为你想让我做你的教练呢。勇利不想告诉我小优是谁吗?”

“勇利,小优到底是谁?对你很重要吗?”

啊,原来连小优都说出来了。此时的勇利在极端的羞耻中反而获得了内心的平静,笑话,连斗舞这种事都接受了,区区倾诉感情算得了什么。

“不想说吗?”维克托在语调中显露出一丝不满。“真是的,明明是勇利先提出来的,话说到一半,又不肯全都告诉我,是不相信我吗?我以为我和勇利已经算是朋友了呀……”

其实我们也没有熟到这个程度吧。勇利默默吐槽道。不过既然话都说到了一半,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小优她,是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小的时候我天天和小优一起滑冰,也是在小优的鼓励下才走上花滑的道路的。说小优是我的花滑引路人也不为过。今年年初,我才在披集的启发下意识到对小优一直抱有的感情就是喜欢。不过小优早就和我的另一个朋友结婚啦。突然意识到以后就要自己一个人走下去什么的……也由于这个而胡思乱想,导致这次决赛发挥失常。本来想用奖牌好好和小优告个别的。”

勇利有些不好意思地徐徐道来,“我现在很迷茫。想着维克托始终这么坚定地滑着,一定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吧。也不会像我一样,需要别人帮忙才懂得自己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情。没想到喝醉了之后下意识地就说出来了。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披集?”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是谁来着……啊,是泰国的选手……“披集·朱拉暖?”

“对,披集是个好人,还安慰了我一通,说什么我那种‘她幸福我也幸福’的感情十分伟大。”勇利完全没有想到维克托现在正在回忆披集是哪一位,说到披集的反应,更加不好意思了,“我自己倒是没有在这上面觉得太伤心啦,反而是迷茫更多一些。”

脑海中瞬间闪过了几种方案,维克托细细回味着勇利刚才的话语和表情,决定牢牢地把披集·朱拉暖这个人记在心里。

有趣。迟钝的小猪和小猪罗曼蒂克的好朋友。

远在底特律的披集打了个喷嚏。

至于剩下的内容……

“始终坚定地滑吗。真是的,勇利以为我有多厉害啊。”虽然还不明显,不过自己的心中也……他极小声地自言自语了两句,又在勇利疑惑的目光里再度扬起了笑容。“那么我可以帮助勇利做什么呢?”

“诶?不用啦。”勇利猛摇手,“我觉得我已经放下啦,这个问题可能也没那么严重。我自己应该可以解决。”

“感情上的事,怎么能说是小问题呢?而且勇利斗舞赢了我,我应该帮助勇利学会处理感情问题嘛。难道勇利想让我做个不守信用的人吗?”维克托一步步诱导着,“这种问题,有我帮忙,勇利很快就能解决的。所以,勇利接下来就安心比赛,赛季结束后我就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哦。反正要不了多久,勇利到时候就当是休赛季来俄罗斯度个假吧,我会全程接待你的哟~”

极其流利而连贯地说完这些话,维克托在勇利还被绕晕、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快速起身穿好了衣服,丝毫不给勇利反驳的时间。

“那就这么说定了,下午还要赶飞机,我先回房收拾行李了,勇利再见~”

附送一个飞吻。

 

胜生勇利,23岁,日本花滑特别强化选手。

大奖赛决赛的第二天发现自己和行业顶端的大佬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睡在同一张床上,还是自己央求着人家留下来陪他的。

在斗舞中获胜,因此得到了向大佬提出请求的机会。

但是问出来的竟然不是技术上的问题,而是怎么处理感情。

现在的情况是,单方面被大佬达成了赛季末向大佬学、习、怎、样、处、理、感、情的约定。

好羞耻啊谁来救救我——

 

-TBC

 

 

唉,感觉剧情有点拖沓,不过以我的笔力只能做到这样了= =

要开始赶ddl,恐怕没办法日更了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2)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