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青天

得,我又跳回周叶了。

【维勇】错位(8)

【维勇】错位(8)

 

-平行世界设定

-最初的灵感来自前两天看的哆啦A梦……不过设定被我理顺和完善了一下逻辑之后,改得连妈都不认识了,估计连藤子不二雄都看不出来这灵感来自哆啦A梦了= =

-过渡章,略短

 

正文:

 

“全世界的人还都不知道勇利真正的EROS。”

“那或许是连勇利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魅力,希望你能快点告诉我呢。”

 

勇利猛地睁开眼睛。又是那个梦。

明明从来到俄罗斯后都没有再梦到过这个场景了,为什么现在再一次在梦中出现?不过,这次在梦中感觉到的情绪没有先前那么强烈。

勇利突然发现这次好像听清了梦中维克托到底对他说了什么,他拼命回忆着。

“EROS……?”这不是维克托那首短节目的名字吗?为什么……?

这一次似乎还梦到了其他的场景。在长谷津城堡的冰场上,自己穿着考斯腾跳着那曲《EROS》,周围黑压压的,有许多观众,似乎还有裁判……?

为什么我会在正式场合表演《EROS》?维克托呢?

勇利感到十分不安。总觉得这个梦和现实有一定的联系……

“……勇利……你已经醒了啊……”身旁的维克托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揉着眼睛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勇利不由得微微笑了,决定暂时把梦的事情抛到脑后。

也许是自己太渴望回到赛场了。看维克托的样子也不像是有严重的伤病,下个赛季一定会继续征战的。

“维克托,该起床了哦。我先去做早饭,你别再睡了。”眼见维克托摇摇晃晃,马上就要再次躺到床上,勇利边换衣服边提醒道。

“是、是……”银发男人一边懒懒地答应着,一边磨磨蹭蹭地脱下了睡袍。

 

“勇利,稍微休息一下吧,过一会儿再接着练习。”

接过维克托扔过来的毛巾,勇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打开水杯小口地喝着热水。

勇利在圣彼得堡的冰场上进行训练已经将近一周了,他一边向维克托学习着编舞,一边通过其他锻炼恢复体型。原本没有打算在俄罗斯呆这么久,但是已经答应了维克托,况且此时进行的训练也是为下个赛季做准备必不可少的,身边还有维克托对一些技术性的问题进行指导,勇利也就没有急着回长谷津。至于教练的问题,勇利认为等到体脂率降下来再考虑也不迟。

在此期间,雅科夫门下的其他弟子也纷纷回归了冰场,除了尚在莫斯科的尤里,米拉、维卡、波波维奇都陆续开始了训练。对于勇利与他们共同训练一事,他们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或者疑惑的情绪,这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勇利反而有些不解。

波波维奇·格奥尔基与勇利一样是男单选手,两个人本来就认识,只是没有那么熟悉。可能是由于维克托的原因,勇利觉得波波维奇比起以往,稍稍对自己热络了一些。这一点倒是没什么,但是在维克托亲自教授勇利一些动作时,勇利就隐隐觉得波波维奇在瞟他们,那目光有点疑惑,有点欣慰,又有点哀伤……?总之,是会让勇利后背发凉的那种复杂。

而米拉和维卡是两个热情的姑娘——像当初的维克托一样热情友好——在偶尔尝了一次勇利为维克托准备的便当之后就迅速地被征服了,也与勇利熟悉了起来。用她们的话说,好久没在圣彼得堡的冰场上看到像勇利这么可爱又有趣的选手了——波波维奇和维克托在她们心中到底是什么形象呀。

其实问题最大的那位还没回来。想到尤里·普利赛提那犀利的眼神和看垃圾一样的表情——勇利对这二者的记忆非常清晰——勇利就有些苦恼。他可不擅长改变他人——还是非常不友好的他人——对自己的既定印象。

希望尤里·普利赛提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回日本了。

放下了水杯的勇利边向卫生间走着边默默祈祷,却在拐角处碰到了雅科夫。

“雅科夫教练,您好!”见到表情严肃的老人,勇利下意识地鞠了个九十度的躬。雅科夫教练和切雷斯蒂诺教练的性格完全不同,切雷斯蒂诺教练热情洋溢,喜欢用鼓励的方式对待弟子,而雅科夫教练则非常严厉,比赛时经常见到他在场边训斥弟子们。从小到大,勇利身边的长辈都是平易近人的,没有和雅科夫这一类的长辈接触过,不由得有些局促。

“日本的胜生勇利?”雅科夫站住了,用审视的目光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勇利——勇利感觉他的目光有些挑剔——半晌后才问道。

“是!”被迫承受了老人压迫性的目光,勇利条件反射地大声回答。喊出声后他就立刻后悔了——何必这么紧张!

“……希望你不要让维恰失望。”扔下这么一句话,雅科夫向他点了点头,越过他离开了。

空旷的走廊中皮鞋敲击在地板上的声音震得勇利心里发慌。

不要让维克托……失望?雅科夫教练知道了维克托试图从他得到短节目的新灵感?

还是……?

一种猜测突然击中了勇利。

想到这些日子的练习中维克托显得懒懒的,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似乎一心等着自己把《EROS》演出来,以及今天早上梦到的场景,勇利感到浑身发凉,血管里的血液仿佛凝结了起来。

他的双手攥紧了衣角,脸色变得惨白。

 

 

维克托提着从外面打包的饭菜,用钥匙打开公寓的门。训练休息时勇利去了次卫生间,过了好久才回来,脸色十分苍白。在维克托的反复询问下勇利才承认他的肚子不太舒服,并且拒绝了维克托送他去医院的提议。

“不、不需要去医院!维克托不要因为我耽误训练!”听到自己的话,勇利几乎跳了起来,大声拒绝着,神情十分慌张。

这很反常。勇利虽然腼腆容易害羞,但从不这么一惊一乍的——

“我是说……我是说我可以自己回去休息,我认识路。我需要一个人在床上待一会儿,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勇利用双手按住了维克托的肩,紧紧抿着唇,那神情让维克托觉得自己不能违抗他的话。“维克托就呆在这里继续训练,不用管我。”

尽管维克托妥协了,但心里还是十分担心,并且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他提前结束了训练,特意为勇利从一家日式餐厅打包了热粥。

“勇利?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问出的话没有得到回应,维克托的不安感加重了。他快步走进客厅,却在沙发旁边看到了勇利的行李箱。

维克托的心猛地一沉。

“勇利!”他冲进了客房。在维克托的攻势下勇利暂时搬到了主卧,但一些生活用品还放在客房,如果勇利要走,一定在客房收拾东西——

勇利果然在。

 

-TBC

 

维卡是另一个女选手,我随便查了个名字


评论(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