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青天

得,我又跳回周叶了。

【维勇】错位(10)

【维勇】错位(10)

 

-平行世界设定

-最初的灵感来自前两天看的哆啦A梦……不过设定被我理顺和完善了一下逻辑之后,改得连妈都不认识了,估计连藤子不二雄都看不出来这灵感来自哆啦A梦了= =

 

正文:

 

尤里·普利赛提回到圣彼得堡那一天,是维克托和勇利和好后的第二天——说是争吵后的第二天也一样。

雅科夫门下的每一位弟子都可以想象当尤里看到勇利——这个名字发音和他相同的成年组日本选手——时的反应,勇利自己却对此缺乏认知。他个性温和,尽管敏感,但总是下意识地把他人向好的方向想。对于尤里·普利赛提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初次与勇利见面时看上去像俄罗斯不良少年的升组选手——勇利由于自身不擅长人际交往,下意识地排斥与这种性格的人相处。不过,真的到了不得不相处的时候,他倒并没有什么担心的。也许他和尤里对彼此的第一印象都不太好,但他们都是同样热爱着花样滑冰的运动员,在人生目标相同的情况下,其他方面的分歧总能通过相处解决的。勇利乐观地想。

“哦,勇利,你可真是个小甜心~”对于他的想法,米拉这么评价道。“我们都知道尤里是个好孩子,不过他的脾气有点暴躁——嗯,也许不是有点,是相当。和他从零开始相处,你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尤其是,你可是‘勇利’。”她重重地咬了一下这两个音。“不过,如果你能和他建立良好的关系,就能发现爪子尖尖的小猫咪柔软的内心了,哈哈,这很有趣。”

对此勇利不置可否,他依旧坚信能和尤里相处好——也必须相处好,这可是维克托的同门师弟,他们还要在同一个冰场训练呢。

所以被又惊讶又愤怒的尤里揪住领子的时候他一脸懵逼。还以为好歹周围有这么多人,尤里会收敛一点呢。

“胜生勇利——笨蛋!你为什么在这里!”勇利被震得耳朵都要聋了。好吧,米拉说得对,和尤里·普利赛提从零开始相处的确需要做一些心理准备。这嗓门倒不愧是雅科夫的弟子,他苦中作乐地想。

“勇利现在是我的学生哦,尤里……奥。”看到勇利乖乖地低下头配合尤里,维克托皱了皱眉,拨开了尤里抓着勇利领子的手,揽住勇利的肩膀,轻飘飘地说。“哎呀,你们俩的名字一样,太不方便了,以后就叫你尤里奥吧。”

“尤里奥是什么东西!”下意识地反驳了维克托的话,尤里才反应过来。“……学生?你一个现役选手要什么学生,别以为你现在是世界第一就可以松懈了……”

“等等……”他不敢置信地盯住微笑着的维克托,“你不会是要退役吧?!”

“我只是要休赛一年而已。”维克托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要为了这个笨蛋休赛一年?!”尤里火冒三丈,维克托看似随意实则坚定无比的表情让他简直说不出话来。尤里对维克托的状况有一些了解,知道他陷入了瓶颈,但他没想到维克托会选择这种方法解决问题。没人能改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决定,全世界都明白。“好吧,我管你自己怎么样……你答应了给我编舞的,你可别忘了!”

气氛微妙地停滞了一下。勇利转过头扫了一眼维克托的表情,就知道他完全忘了这回事。

“啊哈哈哈哈……对不起,我完全忘了呢。”愣了一秒,维克托毫无负担地大笑着。“但是我容易忘事的性格你是清楚的吧。”

“哼。”尤里嗤笑一声,“我当然清楚,才特意提醒你。但是约定就是约定!”他狠狠地盯着维克托,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你要给我编新的舞,维克托!如果你认为你准备的短节目不能为全世界带来惊喜,不如把那支曲子给我,我一定可以!”

“不行哟,原定的《关于爱~EROS~》已经决定要让勇利跳了,你们两人跳一样的曲目没有意义。”

“……那首曲子倒是有两个编曲的版本,但是……”维克托沉吟着。按照他的做事风格,一定会让两个人用两个编曲版本比一场,直接解决尤里这个问题。但是勇利现在缺乏自信,如果比一场的话,不知道勇利会怎么想……他的确相信勇利可以做到,然而就以往情况看来勇利不是个擅长应付压力的人,一旦输了,就会对他造成更大的打击……

“那我们就来比一场!我和那只猪!你把新的编曲教给我!”尤里的眼睛亮了亮,指着勇利的鼻子道。

“诶?可是我已经练习《EROS》快一周了,对尤里奥来说是不是不太公平……”对于自己在尤里的口中从笨蛋变成了猪,勇利颇感无奈,还是开口提醒了一下少年。

尤里怔了怔,又迅速地摆回凶神恶煞的表情,“对于你,再提前练习也没有用,我一定会表现得比你好。”他瞟了勇利一眼,故意冷笑道,“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输,那你根本没资格被维克托指导。如果我赢了,维克托就要做我的教练!你敢吗,猪?”

“尤里!”维克托有些不快,皱紧了眉头阻止道。“我做不做勇利的教练不应该成为你们的赌约……”

勇利脾气再好,也被惹恼了。他微微笑着拦下了维克托的话,“做我的教练是维克托自己的选择,不是你我可以决定的。不过,如果我输了,我不会继续留在俄罗斯,也不会要求维克托继续做我的教练。”

“好!”尤里兴奋地勾起嘴角,“那我们就比一比!一个星期后见真章!”

没来得及插上话的维克托有些惊讶,更多的是高兴。勇利愿意主动接受挑战,这是件好事。至于尤里,只要为他解决编曲的事,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勇利完全值得自己投入全部的精力,维克托对于这一点深信不疑。他不会离开勇利,更不会让勇利离开他。

大不了毁约好了,反正自己并不是个喜欢遵守约定的人。维克托在心里耸耸肩。

 

定下了比赛的日期后,两个人都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练习。由于在尤里到来之前,勇利已经基本上熟悉了《EROS》的动作,为了尽量确保公平,维克托要先去帮尤里熟悉另一个编曲版本《关于爱~AGAPE~》的动作和编组。

“勇利,这首曲子对你来说,关键性的一步是进入到表演的感觉当中。对你而言的EROS到底是什么,要仔细思考明白哦。”离开勇利身边之前,他特意叮嘱道。

“我的EROS到底是什么吗……”勇利苦恼地自言自语。此前,为了所谓的帮维克托揣摩短节目,他已经在这个问题上花了不少时间。维克托提到几次的“性感”都是勇利在醉酒之下的状态,可以说是完全无意识的,现在要他清醒地在冰面上还原这种感觉,23岁依旧是个大魔法师的勇利丝毫没有把握。为此,他甚至联系了克里斯,要到了宴会上的照片——这一点并不是最羞耻的,更羞耻的是把维克托手上那部分拿到手,那过程真是糟糕透了,维克托的调侃让勇利恨不得钻到床底下,或者把维克托扔到床底下去。

对着照片回忆了半天,勇利最终还是放弃了,他无法通过这个途径还原当时的感觉。勇利个人的习惯是在脑海中为每一个节目描绘一个故事,对于这曲《EROS》,他当然也准备了一个故事。但是,刚刚把猎艳男子抛弃小镇美人的故事构思完,勇利就知道这个故事不能满足他的要求。

按照维克托的一贯想法,好的节目一定要为观众带来惊喜。自己表演出这个故事,为观众带来的期待和惊喜能够超越维克托吗?大家一定会更想看维克托的版本吧。扮演一个身经百战的花花公子——在这一点上,勇利对自身有着充足的认知,受现实经验所限,他不具备这方面的表现力。

难道要立刻找个人一夜情锻炼一下?一瞬间,勇利的脑海里冒出了这个荒谬的想法,下一秒他就否定了自己。时间这么短,这样肯定不行……

我的EORS到底是什么呢?

勇利边做着基础练习边苦恼地想。

无论如何,一定要尽快找到这个答案。我现在也勉强算是维克托的学生了,绝对不能辜负他的期待。要向全世界证明维克托不是在浪费时间啊。

远远地看了一眼正在对尤里说着什么的维克托,勇利握紧了拳。

 

-TBC

 

幸亏勇利没选择真的找人419,我感觉勇利如果真的被逼急了的话,一旦过了那个阈值,这种事情还是有可能做出来的哈哈

勇利还是没有那么自信,但是维克托选择了成为勇利的教练,并且告诉勇利他是独一无二的,本身已经给了勇利很多信心。况且现在的勇利不是维克托迷弟,所以不会对尤里有那种“他和维克图更熟”的微妙情绪

其实我今天还没写文……除夕之前要爆肝写论文了,不太可能两天一更,视论文完成情况而定

之前买的OST到了,尤里的表演滑曲目非常符合他把老虎头穿在身上的风格哈哈,好想看啊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