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青天

得,我又跳回周叶了。

【维勇】错位(11)

【维勇】错位(11)

 

-平行世界设定

-最初的灵感来自前两天看的哆啦A梦……不过设定被我理顺和完善了一下逻辑之后,改得连妈都不认识了,估计连藤子不二雄都看不出来这灵感来自哆啦A梦了= =

 

正文:

 

对于短节目的核心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勇利已经苦恼了几天的时间。这期间他甚至向尤里学习了后内四周跳——和尤里共同练习了两天,勇利就对米拉的话的正确性有了再一次的认知。尤里只是不擅长向他人表达善意而已,总是用凶恶的表情掩饰关心和害羞。

每次勇利在跳跃时摔倒,他都会迅速地瞟过来一眼,再马上摆出嫌弃的表情。由于体力好,勇利经常忽略身体的疲惫长时间地练习。遇到这种情况,往往不必等维克托开口,尤里就会一脸不耐烦地要求休息。

“啊累死我了!我要休息!炸猪排盖饭,为了公平,你也不许练!”

——在尤里偶然尝到了炸猪排盖饭后,勇利显然又有了个新昵称。尤里向日本美食屈服了——“我是说、我的意思是这道菜很好吃!可跟你做得好不好没有关系!”他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喊道。

练习时尤里的话差点让勇利没有忍住地笑出声来。他做了相当大的努力才刻意摆出面无表情的样子——用米拉的话说,“我们要给喜欢扮魔鬼的金发小天使一点面子”,不是吗?

所以勇利在尤里下一次嫌弃地望过来的时候干脆直接请求对方教他怎么跳。明明当时维克托就站在冰场旁,可是勇利搞不清自己为什么不想询问维克托,那种感觉非常微妙,反正他就是不想。也许是我下意识地想拉进一下和尤里的关系——他给自己找了这么个理由,拒绝去思考刚才的问题。

站在场边的维克托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地微笑着,当天晚上洗完澡后,就一脸不爽地拉住了勇利。

“维克托,怎么了吗?”见到维克托这副作态,勇利就知道他又要撒娇了——“勇利真是的”这五个字都快写在脸上了好吗。

维克托拉着勇利坐在沙发上,将下巴放在勇利的肩上,还要用双手搂着勇利的腰。“勇利,白天的时候为什么要让尤里奥教你后内四周跳?我才是你的教练啊。”

对于维克托黏人的动作,勇利已经习惯到麻木了,只是推开维克托湿着的脑袋,拿起毛巾帮他擦着头发。“有时候真是觉得维克托比马卡钦还要像只狗……”他小声吐槽着,听到维克托的问题后不自然地愣了一秒。“呃,我想和尤里把关系搞好一点……啊。”

维克托挑了挑眉,选择不去深究勇利的语气。兔子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嘛。“嗯?勇利难道不是应该先把和教练的关系搞好吗?作为你的教练,我对于勇利竟然要向别人学习跳跃很不高兴哦。”

“啊不高兴不高兴……我要怎么样维克托才高兴呢。”勇利哄道。在家乡面对冰宅三姐妹时他都没做过这样的事,维克托真是太幼稚了。

——勇利丝毫没发觉乐此不疲地配合维克托的他自己也很幼稚。

“除了跳跃,勇利最近在短节目上遇到什么困难了?我想听勇利亲自告诉我。”维克托干脆直接把头放到了勇利的腿上,方便勇利为他擦头发,自己则抬起脸看着勇利。

“还是原来那个问题……维克托也看得出来吧,我的《EROS》缺少一种核心一样的东西。根本没法表现出成年人的性感啊……”说到这一点,勇利苦恼地皱起了眉。“必须想办法找到那种东西才行。”

“这样啊……”沉吟了一会儿,维克托突然笑了笑,坐直了身子。他的笑容很奇怪,好像带着点邪气,这与他平常习惯性露出的笑容和开心时的大笑都不一样。一股热意涌上了勇利的脸,在这一瞬间勇利觉得维克托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他,这让他的心跳变得有点快。维克托的头离开了他的腿,他还有点失落。

“勇利知道你为什么表现不出成年人的性感吗?《EROS》展现的是性欲之爱,你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当然完全没有感觉……”他一只手抬起勇利的下巴,缓缓地凑近了勇利的脸,半干的银色发丝有些凌乱地贴在额头上。勇利不禁大睁着眼睛看着维克托,脑海中闪现了梦中的场景。

在梦里维克托也离得这么近……在梦里,自己的心跳好像也这么快……那双湖色的眼睛中闪动着的光芒让勇利根本无法移开视线,他甚至感受到了维克托吐息时的热气。

“作为教练,我可以给勇利一些提示哦……但是现在尤里奥也暂时算是我的学生,我得公平地对待你们两个,不能主动帮你呢……需要勇利主动向我请求帮助哦。要不要我教你呢,勇利?”维克托的低语声像是塞壬的歌声般在蛊惑着勇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如同在大海中迷失了方向的渔夫,只能听从妖精的指示。

“请你教我,维克托……”勇利不由自主地说出了声,语尾的发音还未消失在空气中,就被维克托吞了下去。勇利感觉有温热的东西覆上了自己的嘴唇,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的瞬间他整个人都快烧着了。

维克托……在吻我?……他的嘴唇好软……好像没和维克托离得这么近过……所有的思绪都炸成了碎片在脑海中飞舞着,勇利根本没办法移动身体躲开维克托的吻,心跳比刚刚还要快,前所未有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措。

见到勇利的反应,维克托笑了,慢慢地取下勇利的眼镜。“闭上眼,勇利。”他没有离开勇利的唇,语音模糊而又爱怜地说道。勇利条件反射般地闭上了眼,任由维克托的舌尖先是摩挲着他的唇瓣,再慢慢探入到他的口中,温柔地勾动着他的舌尖……他原本撑着身体的双手发软,整个身子向后靠到了沙发靠背上,维克托也随之覆了上来,握住勇利的手腕,吮吸着他的舌尖吻得更深……

不知过了多久,维克托离开了勇利的唇,看着勇利急促地呼吸了几下,眼睛依旧紧紧闭着,睫毛如蝶翼一般微微颤抖着。这应该是勇利第一次和别人接吻吧。他满足地凑上去,亲了亲勇利的眼睛——这个愿望终于被他实现了。

“勇利,感觉怎么样?有灵感了吗?”维克托语调温柔,却又不怀好意地问道。

“……!”勇利这才反应过来一样猛地睁开了眼睛,几乎是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那个维克托我突然困了我去睡觉晚安!”

他捂住发烫的脸颊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冲进了客房。

哎呀,可惜勇利在接受他做教练的当晚就搬到客房去了,不然就能看到更可爱的反应了。维克托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感受,黯着眸子伸出舌尖舔了舔唇瓣。他故意对着客房大声喊道:

“什么时候勇利能够在接吻的时候自如地回应我,你的《EROS》就能跳成了哦!勇利随时可以找我练习!”

他仿佛听到了重物落地的声音,不由得大笑起来。

 

 

勇利一闭眼,眼前就出现了维克托亲吻他的场景,还有维克托那双要将他溺毙的蓝色眼睛。他捂着脸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了许久,不停地告诉自己“维克托只是为了帮我体验《EROS》的感觉”“都成年人了一个吻而已”,才慢慢平复了心情睡着。

这次他做了个新的梦。

还是在冰场旁,看台上站满了人。自己穿着考斯腾面对着冰场,维克托则从身后抱住了他。明明已经习惯维克托的拥抱了,梦中他的心情却十分惊讶、惊慌、无措,又有一点欣喜。

“尽你的全力诱惑我,勇利。如果你能演得迷惑到我,那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会迷上你的。”

“勇利,表现得更诱惑我一些……”

 

 

勇利伴着清晨的阳光睁开了眼。虽然没睡多久,精神却意外地好。

这一次,对梦境的印象还十分清晰。

“诱惑维克托吗……”他自言自语着,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露出了笑容。

“好,就这样!”下定了什么决心,勇利一把抄起枕边的手机。

“喂……美奈子老师吗,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TBC

 

终于……亲了……给我写得

脑补了一下尤里对勇利说炸猪排盖饭好吃跟你没关系的样子,笑出了声

熬了个大夜把论文写完了……神清气爽啊哈哈哈哈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