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青天

得,我又跳回周叶了。

【维勇】错位(13)

【维勇】错位(13)

 

-平行世界设定

-最初的灵感来自前两天看的哆啦A梦……不过设定被我理顺和完善了一下逻辑之后,改得连妈都不认识了,估计连藤子不二雄都看不出来这灵感来自哆啦A梦了= =

-被屏蔽了?一脸懵逼

 

正文:

 

尤里的表演结束时,勇利意外地并不觉得有多么紧张。

这是本赛季的第一次正式表演——不,也许不那么正式,毕竟没有几个观众,空旷的冰场边只站着雅科夫、米拉、波波维奇和维卡。

但它又非常地正式——冰场边同样站着维克托,这场比赛的结果决定了勇利是否能让维克托成为他的教练。

在与维克托的交往中,勇利一直处于被动接受的状态。是维克托主动向他伸出手、主动在网络上联系他、主动过问他的近况、主动邀请他来俄罗斯,直到主动提出做勇利的教练。

出于对自身温吞内敛的性格的了解和接受,在以往的人际交往中,勇利从未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或者是不好的——虽然有时候这种被动会让他失去一些机会,或者一段可能建立的友情,但是在这些东西与安全感之间,勇利宁可选择坚守固有的安全感。

这次却不同,那可是维克托。对勇利来说,那个人不再是冰场上闪闪生辉的帝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跨入了勇利的生活,成为了勇利的维克托。胜生勇利的维克托,不是高高在上的奋斗目标,不是人们眼中象征性的符号——一块块金牌或者镜头下完美的微笑,而是一个有点孩子气、喜欢撒娇,偶尔粗心、经常异想天开、自带嘲讽力,缺点不少,却可爱得不得了的、活生生的人。

更是他第一次想要伸出手、主动维系的人。

所以勇利早就知道,在这场表演中,他只需要做一件事——尽他的全力去诱惑维克托,让维克托留在他的身边。

拜托,请只注视着我一个人吧。

第一个高音响起的同时,他提起唇角,挑出混合着热情与含蓄的诱惑笑容。

今天的勇利……看上去真是好吃。

维克托凝视着冰场中央的黑发男人。

额发被挽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整个人就从有些腼腆的大男孩变得气场十足。维克托满意于自己的杰作——当然,为勇利梳头发时勇利那红通通的耳朵更让他满意。

头发梳上去的勇利就像被打开了另一个开关一样,切换到了维克托在宴会上见过的那种状态。说实话,维克托在被勇利抱住的时候有些惊讶,更有些惊喜——不不不,简直是喜出望外。这可是勇利主动的拥抱,而非平日里面对维克托的缠人时的半推半就。

更不要提勇利还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请只注视着我一个人。”哦,天哪,他的吐息真甜。

维克托现在又骄傲,又自豪,又有些微妙地不爽。总之,他根本无法从勇利身上移开眼睛。他有些贪婪地捕捉着勇利的每一个动作,像一个干渴许久的旅人寻找到了水源。

我当然只会注视着你一个人,也只能注视着你一个人。不仅如此,我现在还想遮住周围这几个赞叹地看着你的人的眼睛,让他们无法再看到你的身影。这样,世间就只有你和我。

不管是接吻后双颊通红的勇利,答应自己的要求时无奈又带点宠溺地笑着的勇利,还是现在挑逗着地滑行的勇利,都应该只能属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真是奇妙的占有欲,在之前的生活中,维克托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哪怕是陷入恋情的时候。

这感觉当然有点不好——尤其是意识到以后会有更多人看到这样的勇利时。但这感觉又该死地有点好——就如同一株无根的浮萍终于找到了可以扎根的土地一般。习惯了无所谓的人,终于变得有所谓起来时,就会像现在一样充实和爽快。

也许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个潜在的变态?维克托耸耸肩。

“哇,没想到勇利可以这么……诱惑。”米拉惊叹着。“我总觉得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惑。”

“哼。”尤里发出了口是心非的哼声,紧紧地盯着勇利的双眼却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波波维奇在对着勇利的身影发呆,可能又回忆起了他那曾经热情似火的前女友。

雅科夫扫了一眼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勇利的维克托,不甚明显地勾了勾嘴角。

维克托从痴汉模式中回过神来,听到米拉的话后想起了挑选考斯腾时勇利的要求,又仔细观察了勇利的动作细节,摩挲了一下唇瓣。

迫不及待地想听到勇利的故事啊。

他饶有趣味地微笑起来。

 

勇利已经表演结束,朝着场边滑了过来,尤里才回过神来一样瞪了正打算用热情的拥抱迎接勇利的维克托一眼。“这次是我输了。我勉强承认你有资格做我的对手。”他双臂交叉着抱在胸前,抬起脸认真地看着运动过后双颊泛红的勇利,“我会继续跟着雅科夫学的。下一次同场比赛,一定会把你打成罗宋汤!在此之前,”他垂下眼,有些不自在地看着地面,“你可别再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一蹶不振,笨蛋!”

“……”尤里难得坦诚的话让勇利反应不过来地眨了眨眼,随后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谢谢你,尤里奥。一起加油吧。”

“……嗯。”尤里扭过脸,低低地应了一声,很快又不耐烦地补充道,“我才不叫尤里奥,炸猪排盖饭!”

雅科夫也从场边走到了勇利身边,高深莫测地盯着勇利看了一会儿,勇利不禁绷紧了身子,挺直了脊背接受着他的打量。

“胜生勇利,你很好。”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勇利一下子松了口气。“不过还有很多能提高的地方,要继续努力。这家伙还不成熟得很,”雅科夫指了指一旁不满地撇着嘴的维克托,“你多多包涵。”

“什么啊雅科夫,就这么当着我的面对我的学生说我的坏话啊。”维克托做出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幼稚地伸出手捂住勇利的耳朵,“勇利不听,雅科夫是乱说的。”

雅科夫瞪了维克托一眼,尤里吐槽道,“你的纸尿裤穿好了吗维克托。”

勇利被逗笑了,无奈地扒下维克托的双手,对恨不得翻白眼的雅科夫鞠了个躬,“我会和维克托一起向着大奖赛金牌努力的,雅科夫教练。”

“维恰,你打算什么时候正式公布你休赛做教练的消息?”

“这个啊……”维克托摸了摸下巴,“勇利觉得呢?”勇利来到俄罗斯有一段时间了,还一直住在家里,其实媒体上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不过还没有哪个撰稿人能猜到维克托竟然要休赛一年去做教练。勇利说过他不太习惯他人的关注,这个消息一旦公开,一定会把勇利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如果现在不公开,倒是能拖上一段时间,不过也拖不了多久……

正在换鞋的勇利闻言抬起头一笑,“维克托决定就好。下个赛季要和维克托一起征战的话,需要面对的还有很多吧。这只是第一步,我也不能总缩在自己的壳子里啊。”不然的话,怎么配和维克托并肩呢。

维克托微微睁大了眼睛,又很快地笑了起来。“这样啊。”他蹲下身,帮勇利系好运动鞋的鞋带,然后一下子拉起勇利,把勇利的背包甩到肩上。

“既然随便的话这件事就拜托雅科夫啦,那些麻烦的记者就交给你了,随你怎么说——”他牵着毫无防备的勇利的手跑出了冰场,将雅科夫的咆哮抛到了身后。

 

http://www.jianshu.com/p/0f8a8e6b1b9a

 

-TBC

 

大纲内根本没想让他们亲然而他们不听我的话了!

会不会发展太快了?有点打乱我原来的计划,我得想想下一章怎么写= =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