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青天

得,我又跳回周叶了。

【维勇】错位(14)

【维勇】错位(14)

 

-平行世界设定

-最初的灵感来自前两天看的哆啦A梦……不过设定被我理顺和完善了一下逻辑之后,改得连妈都不认识了,估计连藤子不二雄都看不出来这灵感来自哆啦A梦了= =

 

正文:

 

这个吻结束后,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勇利是出于逃避的心理不想开口,维克托则出着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暧昧的气氛还没有散尽,勇利却觉得有些尴尬。这没什么。他努力告诉自己。一个成年人的吻而已,我不能给我的祖国丢脸。

于是他伸出手推开了维克托。

“维克托,我要去换衣服了。”勇利闪身进了身后的隔间,迅速地关上了门。不得不承认,他还是需要冷静一下。

门关上的声音让维克托回过神来,尽管他依旧不由自主地回味着刚才的感觉。一个崭新的勇利和一个崭新的吻,他想——这真是绝配。

维克托从不是一个相信命运的人。或许这次他不得不向命运屈服了——不,不能说是屈服。不管过程怎样,他和勇利最终会属于彼此,这样的结局听起来不错,不是吗?

认识勇利以来,维克托的心中产生了许多崭新的、过去从未经历过的情感。他从来不曾这样在乎一个人,想共享他的喜怒哀乐,想了解他在意什么、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因为他的难过而慌张和心疼,当他露出笑容时就像是全世界都被点亮了,对他产生独占的欲望,只有自己能拥有他才好——难道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

这感觉可真好。一个盲人刚开始能亲眼见到多彩的世界时,总会有些不适应。用不了多久,他就会为这明亮的、丰富的世界喝彩,进而感到庆幸、满足和幸福。拥有一个新世界后的惊喜,远远比得到两个吻的喜悦更加深远。

如果每天都能得到勇利的一个吻,倒是可以与之相比……

维克托控制不住地勾起了嘴角——他知道自己脸上的笑容可能有点傻。这笑容如果被尤里见到,一定会被狠狠地嘲笑的。不过维克托丝毫不介意。以前他想体会一下变傻的感觉,还体会不了呢。

维克托盯着眼前的门。

勇利一定又在不好意思了。但是维克托有充分的耐心,可以先让自己想明白,再等到勇利想明白的那天,等到勇利有勇气主动走向他的那天。可不能把勇利吓到了,等待的过程也是很美好的嘛——他完全忘了自己在今天亲吻勇利之前也是这么想的。

也许在过程中还能谋到些福利。他伸出手指摩挲着唇瓣。

 

勇利同样背靠着门发了会儿呆,才开始换衣服。

换到一半他又走神了——维克托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为什么要……吻我?这到底是一个教练在他的学生完成了短节目后喜悦的亲吻?还是……?

不不不,不可能。勇利在心里猛摇着头。他对维克托的情史也略有耳闻,那些影星、歌手、模特都没征服他,自己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

更何况他来俄罗斯是为了花滑,又不是为了和维克托开展一段恋情。下一个赛季对勇利来说很重要,他不想分心思想这些东西。

——更关键的是想也想不明白。他又不是维克托,情史丰富,对这种事情信手拈来。连对小优的感情都是维克托帮忙搞明白的呢。

勇利的心里有点堵。

勇利这人有一个特点——情绪丰富,喜欢多想,越想越多,越多越想。再加上习惯性没信心,很容易得到方向错误的结论。

所以他完全忘了他在揽住维克托的时候想了什么,此前维克托又说了什么,纠结了半晌之后,得出了一个看似十分正确的结论:维克托可能只是太高兴了。

对,维克托是太高兴了。西方人那么开放热情,嘴对嘴的亲吻不算什么的。

不要再把精力放到这件事上了。维克托只是自己的教练和朋友想太多的话,对双方都不好。

就是这样。

勇利换好衣服,抬起双手拍了拍脸,提起嘴角挤出一个笑容。

他打开了隔间的门。

“我们走吧,维克托。”

勇利的平静让维克托有些怔忡。这可不是他想象中勇利该有的反应。

他看着勇利走出来,朝他露出一个有些违和的笑容。他感到心慌,说不清楚是因为什么——在他眼中勇利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收拾行李要离开俄罗斯的那个晚上。直觉告诉他,必须说点什么,不然他们两个就完了。

“勇利!”叫出勇利名字的同时,维克托的身体先于思维地抱住了勇利,和那个晚上一样。

“……维克托?”勇利沉默了一会儿,推开了维克托。“怎么了?”他微笑道。

“勇利,我……”几分钟前的游刃有余消失得无影无踪,维克托张开嘴,却不知道先说什么。他有些懊恼。瞧他自己的样子,丝毫不像一个纵横情场的老手——好吧,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从前维克托的恋情的标准步骤是对方首先示好、维克托接受、两个人顺理成章地在一起、约会、维克托失去兴趣、维克托提出分手或对方先说分手。

这听上去有点像个花花公子。维克托发誓他不是故意玩弄女士们的感情——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产生不了那种喜欢的感情,那种能让人的心脏变得酸酸涨涨的、又仿佛泡在蜜罐里的感情——

现在他终于感受到了。但是,这就像一个刚刚发现了新世界的孩子,总要这里新奇、那里新鲜地到处摸一摸、玩一玩,他不会优先坐下来思考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

维克托还没把自己的想法完全搞明白,他只明白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想和胜生勇利在一起,想慢慢等勇利,尚未来得及考虑勇利是怎么想的、他自己应该怎么做,勇利就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维克托没有第二个选择了,只好先把他自己的想法一股脑地说出来。在此之前需要先了解勇利是不是生气了——上次的经历可把维克托吓坏了。

“你生气了,勇利?”维克托小心地观察着勇利的表情。如此平淡,面无表情,和上次太像了……

勇利刚刚的确不高兴了一瞬,又搞不清为什么。他想否认——逞强,掩盖自己的情绪,这种事他做得太熟练了——却张不开口。

莫名其妙。

他只能沉默着。

勇利不说话,维克托真的被吓坏了。他手足无措,下意识地想搂住勇利,又放下了手。“抱歉,勇利,我不该这么吻你。但是我——”

看吧,他果然后悔了。勇利面无表情地想。

先前那种不高兴的感觉再次降临了。

“但是我想靠近你,想和你在一起,想拥抱你,甚至想——”维克托的喉结紧张地滑动了一下,该死,第一次参加比赛时他都没这么紧张过,“想亲吻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只有我们两个,没有别人——”

勇利的睫毛颤了颤。他抬起头看着维克托。

那双小动物一般湿漉漉的红褐色眸子让维克托顿了顿。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

“勇利,我本来不想和你说这些——我是说、我是说,我们还有许多事要做,我不想让你分心。”

“但是现在——我知道这话也许有些不合时宜——我喜欢你,勇利。”或许是喜欢,或许是更深刻的什么,维克托还不确定。他微微弯下身子,与勇利对视着。让他庆幸的是勇利的眼睛里没有厌恶。

勇利觉得他可能永远无法从这双注视着他的眼睛下逃开了。维克托的眼睛里真的有星星——一闪一闪的,那么好看——

“我……”

维克托把手指按在勇利的唇上。

“勇利现在不需要费心思去想这件事,也不用急着回复我。”他注视着勇利的脸庞,唇角弯成了一个柔和的弧度,“我可以等,等着勇利慢慢明白,等到勇利愿意主动开口跟我说的那一天。在此之前,我们先为比赛做准备,好吗?”

在维克托温柔的眸光下,勇利的脸后知后觉地红了起来。他轻轻点点头,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

“嗯。”

“不过,勇利一定要彻底地想明白,再跟我说。”维克托伸出拇指,摩挲着勇利的颧骨,强调道。“记住,我喜欢你,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喜欢胜生勇利。不要又自己想东想西的。在这方面,我绝对比你有发言权哦。”

……维克托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勇利有些汗颜。他嘟囔着,“好吧,我不会乱想的。你说得对,我可不像你,经验丰富——”

——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他条件反射地伸手捂住了维克托的耳朵。“你什么都没听到。”啊,真是自欺欺人。好丢人。

实在是太太太——太可爱了!维克托忍不住迅速地轻吻了一下勇利的鼻尖。

“维、维克托!”勇利又手忙脚乱地移开手,捂住维克托的嘴。“在我没想明白之前,你不许再、再吻我了。”也不许那样看着我,诱惑我,分散我的注意力——这话太羞耻了,他说不出口。

维克托又用那种要让勇利整个人都烧起来的目光看着他,微微地笑了。“好,我保证刚才那是最后一次。我的小猪。”

勇利捂住了脸。要化成一滩水了……

 

“维克托,我们把雅科夫教练他们就那么留在冰场是不是不太好……”谈完情说完爱,乖宝宝勇利又开始因为维克托和他自己的作为感到愧疚了。

“没事的,”维克托为勇利围好围巾,牵起他的手。勇利有些不好意思,倒是没有拒绝。“雅科夫已经习惯了。”

……可怜的雅科夫教练。勇利觉得他能做到的最对的得起雅科夫的事就是换个话题。“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我们去看电影吧,最近新出了一部片子。”维克托提议。

“呃……?”勇利犹豫着。两个大男人一起去看电影?新出的那部似乎是爱情片吧……这心思也太昭然若揭了。

“勇利不想去看电影的话,不如我们去游乐园?”维克托笑容满面地提出了另一个建议。情绪平复下来后,他的游刃有余又回来了。

“不不不我们就去看电影吧!”勇利忙不迭地阻止了维克托。银发男人跨着长腿坐上旋转木马的场面……勇利简直不敢想象。

“那就这么决定啦。”维克托笑眯眯地拉着勇利向电影院走,又想到了什么,低低地笑了两声。“勇利真是让我惊讶呢,竟然想到以女性的身份来诱惑……美、男、子。”他故意顿了顿,又一字一字地说道。

“原本想的就是诱惑维克托啦。”既然话圆不回去,勇利索性就大方地承认了,让想看到他另一种表情的维克托小小地惋惜了一下。“说实话我是做梦梦到的。梦到维克托对我说,尽全力诱惑你。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想到做这个梦之前他和维克托做了什么,勇利带着几分羞涩地笑了笑。

“哇喔,原来是这样。”维克托轻巧地换了个话题,掩饰了一瞬间的若有所思。“那个……吉、田老师,她也是日本人吗?听名字有点像。”

“对,吉田老师也是日本人,但是她现在住在俄罗斯。美奈子老师说吉田老师的男朋友是俄罗斯人,所以吉田老师就干脆在俄罗斯开了舞房。”

“那么有时间要和勇利一起去拜访她,感谢她的帮助才行。”

“这倒是,不过维克托可以不必和我一起去……”

“我可是勇利的教练啊,勇利这么说我好伤心。”

“我没有这个意思啦。”

“勇利给我讲讲你的家人吧,还有美奈子老师,你们的关系怎么样?还没有好好了解过呢。”

“好吧,让我来正式地做个自我介绍。我叫胜生勇利,今年24岁,家乡是日本长谷津,家里一共四口人……”

 

-TBC

 

别人和疑似喜欢的人去游乐园,想到的都是摩天轮,wuli勇利想到的是旋转木马

还有,勇利小天使,老毛子是在泡你啊!他在温水煮青蛙啊!你不懂吗!还跟他去看电影!

唉,感觉勇利像我崽,我就是那心都操碎了的阿妈= =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