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青天

得,我又跳回周叶了。

【维勇】错位(17)END

【维勇】错位(17)END

 

-平行世界设定

-完结啦

 

正文:

 

晨光熹微。浅金色的日光透过云层,柔和地涂抹在脸上和身上,带来一丝暖意。宽阔的桥面上零星地行驶着几辆汽车,轮胎擦过路面的声音也是轻微的。

空气很冷,嘴边漂浮着呼出的白气,耳朵也被冻得通红。心里却很暖,安心、愉悦、满足、期待。

迈开双腿全力地奔跑着,前方不远处是谁的身影,耳边又传来了谁的呼唤?

“勇利!”

 

勇利从手臂间抬起头,脸上还残留着着喜悦的笑容。他向嘴边摸了摸,愉悦的弧度尚未消散。

似乎又做了个梦。

到底梦到什么,勇利已经想不起来了。梦中那种温暖而满足的感觉,他却记得清清楚楚。

他不由得再次露出一个笑容。也许是等待着邮件的过程中不小心睡着,那种期待的心情传到了梦里吧。勇利凝神看了看桌面,代表着新邮件的图标正跳动着。

他戴上耳机,有些紧张地播放刚刚被发过来的曲子。

“……”

曲子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完美地满足了勇利当初的要求。耳边回响着逐渐交织在一起的钢琴声和小提琴声,不知为何,勇利的心跳得越来越快。

——比维克托亲吻他的时候跳得还要快。

只是听着这首曲子,脑海中就无法抑制地浮现出维克托的样子。第一次打招呼时揽住他肩膀的维克托、开心地大笑着的维克托、装委屈的维克托、撒娇的维克托、狡黠的维克托、认真倾听他讲话的维克托、慌张无措的维克托、为他指导动作时严肃认真的维克托、告诉他要自信一点的维克托——

温柔地注视着他的维克托。

亲吻他的维克托。

双颊热得要烧起来了。心中的感情满得要溢出来,酸酸的,又带着无尽的甜意。

勇利摘下耳机,深深吸了一口气,向网络另一端的女生道谢:“谢谢你,侬蓝。曲子非常棒。”

侬蓝恐怕是世界上对他和维克托的事情知道得最为详细的人了。由于太过不好意思,勇利从未把他和维克托的事情主动告诉朋友们——除了每天在同一个冰场训练的尤里、米拉、维卡和波波维奇以外,根本没有人了解勇利和维克托的状态。就算是米拉他们几个,也只能在私下里推断而已。

侬蓝则不同——用女孩的话来说,每一首曲子都是有故事的,作曲人必须了解他和维克托之间发生过什么,才能准确地表达出情感。所以勇利不得不对女孩讲述了他和维克托从认识到熟识的大致经过。

——当然,有些说不出口的细节还是被他略去了。

侬蓝很快回复了邮件:“不客气,勇利能用这首曲子拿到冠军的话,要说感谢的反而是我呢。对了,这首曲子中还有个送给你和维克托的惊喜,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出来呢。”

看到邮件中出现了维克托的名字,勇利没能忍住羞耻,把脸埋在了手心里,又在下一秒迅速地把脸抬了起来。

顾不上再寻找那个惊喜了。

想快点把这首曲子分享给维克托,一分钟都等不了。

他一把抄起电脑,小跑到主卧室前,推开了房门——维克托睡觉时一向不锁门。他的原话是:“如果勇利半夜有什么需求的话,尽管来找我哟。”

“维克托,快听!”由于太过激动,勇利一脚踩到了马卡钦的尾巴。但是他什么都顾不上了,慌忙地道歉后把耳机塞到了维克托的耳朵里。

维克托的眼睛渐渐亮起了光彩。他笑着看向勇利,重重地、肯定地点着头。

就知道维克托也会喜欢这首曲子。一阵喜悦涌了上来,勇利不由得跟着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然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前倾着身子,双腿分开地跨坐在维克托身上。被子很薄,勇利甚至可以感受到身下维克托的体温。

这家伙又不穿睡衣。勇利的脑子乱成一团,只剩下这个想法在打着转。

见勇利一脸的窘迫,维克托少见地主动开口为他解围——天知道,对勇利来说,维克托不说点什么添油加醋的话就已经是万幸了。

“勇利,这首曲子……是你告诉那个女生怎么改的吗?你满意吗?”维克托用那双比星辰还明亮的眼睛——勇利觉得比往常还要亮、还要好看——注视着勇利。

“嗯,我提供了大致的思路。我……”勇利红着脸点点头。“我觉得她写得不能再好了。”

维克托闻言坐直身体,把电脑推到一旁,紧紧地拥住了勇利。“我很高兴,勇利,非常高兴。”他一时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只能反复地使用同一个词语。“真的很高兴。”

勇利已经习惯了维克托的拥抱,但是他从来没有和光裸着身体的维克托离得这么近过。他的身体贴着维克托的胸膛,被毫无缝隙地抱住。维克托的气息包围着他,这让勇利有些目眩神迷。

勇利觉得他必须说些什么来打破愈加暧昧的氛围。

“维克托,侬蓝说她在曲子里为我们俩准备了一个惊喜,你找到那个惊喜是什么了吗?”

维克托在勇利的头顶叹了口气,似乎在因勇利的不解风情而无奈。“我可不能告诉勇利,勇利要自己发现才行。”

“啊,维克托真是的。”勇利倒是对此早有预料——维克托可不是个会乖乖地告诉他惊喜在哪里的人。他象征性地抱怨了一声,借势起身离开了维克托的床,提起电脑就走。

“我回去睡觉了,晚安,维克托!”

“……”维克托回想了一下刚刚瞟到的,勇利通红的耳根,撑着头低低地笑了两声。昨天不是表现得挺好的吗。

“勇利!”他叫住了正打开门的勇利。“这首曲子的名字是什么?”

勇利回过头,冲维克托一笑。

“YURI ON ICE.”

 

曲目确定后,勇利和维克托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编舞,接着就开始熟悉动作,并对两首曲子进行打磨。

日子一天天飞逝。在这期间,大奖赛的分组情况也发布了,勇利被分到了中国分站和俄罗斯分站。在中国,他会与好友披集同场竞技,尤里则与勇利共同参加俄罗斯站的比赛。

“胜生勇利,我一定会在莫斯科把你打成罗宋汤的!记住我的话!”

想起尤里的话,勇利握紧了拳。尤里的改变他也看在眼里,大家都前进了一大步。运动员的竞技生涯是很短暂的,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因为伤病而退役。所以,必须珍惜每一个赛季,做好背水一战的准备。

为了期待着的尤里,为了始终相信他的维克托,更为了自己。

 

维克托单手撑着下巴,目光依旧追随着投入到练习中的勇利,思绪却越飞越远。

不久之前,两个人受邀参加了吉田幸子的婚礼——勇利的芭蕾舞老师美奈子的朋友,上一次勇利就是去吉田幸子的舞房练习了女性的姿态和步法。在与尤里的对决中取胜后,勇利与维克托前去拜访了吉田幸子,并向她表示了感谢。这位长辈和他们俩很合得来,所以两个人之后又去拜访过她几次。

吉田幸子年轻时是世界知名的芭蕾舞者,退役后定居在俄罗斯,继续在舞团担任导师的同时也开了一间舞房,工作不忙的时候会在舞房教教学生。她作为一个日本人,选择在俄罗斯定居是因为要陪伴她的俄罗斯男友。

吉田幸子的男友比她小十岁,十年前对她一见钟情。出于对年龄问题的顾虑,她迟迟没有答应男方,直到五六年前才想通,松口答应了他的追求。

维克托和勇利共同见证了两个人相互许下誓言、接受神父的祝福、在亲朋好友的喊声中甜蜜而幸福地接吻。当婚冠被戴到新人的头上时,新娘与新郎互相对视着的眼眸中闪动的泪光让维克托心头一动。

年轻人总喜欢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过去的维克托深深地赞同这句话。与一个人缔结永久的誓约,接受另一个人侵入原本自由的生活,日复一日地面对着同一个人的脸,在琐碎的日常中消磨掉爱情的光芒——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什么样的爱能够支撑着两个人走入这样的生活,又是什么样的爱能令热情永驻?

维克托不知道。“爱”,对他来说,是太过缥缈的一个词。他从未感受过将自己的一辈子和另一个人绑在一起的冲动。

但是在那个瞬间,维克托的心中突然涌上了那样的冲动。

勇利就站在他的旁边,与他共同注视着这对幸福的新人。如果有一天,自己要走入婚姻的殿堂,他希望身边的人是勇利。做勇利的教练和朋友远远不够,想与勇利产生更深入、更紧密的联系。想把勇利紧紧地绑在身边,永远都不要分开。

如果是勇利的话,热情一辈子不会消退,因为仅仅看着他,崭新的感情就源源不断地从心灵深处流出来。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上天的恩赐,他的眼睛,他的眉毛,他的笑,他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

想与勇利共同迎接每一个清晨。

想与勇利在每一个夜晚互道晚安。

想与勇利一起走过很长很长的路,直到他们成为两个老头子。到时候,也要互相搀扶着在涅瓦河畔散步。

那时,维克托不由自主地抓住了勇利的手。

美奈子老师作为吉田幸子的朋友,也从日本赶来俄罗斯参加了这场婚礼。她似乎觉察到了勇利和维克托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氛,婚宴的时候特意把维克托叫了出来。

“勇利是个认真又一根筋的人。如果你没有搞清楚自己的感情,最好不要招惹他。”

美奈子的话犹在耳边。

上一次在洗手间向勇利告白的时候,维克托尚未完全理清楚头绪。

那么现在呢?我搞清楚自己的感情了吗?

维克托用美奈子的问题扪心自问。

这样的渴望。

这样的冲动。

这样的心情。

——要为其下个定义的话,那应当就是自己在以前的生活中从未感受到的“爱”吧。

 

“维克托,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维克托走神期间,勇利已经完成了练习,滑到了维克托面前,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尚未完全回过神来的维克托下意识地拉住勇利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勇利的脸红了红,目光游移了一下,并没有挣开。

维克托望着两个人交缠着的手,勾起一个炫目的笑容。眸间的蓝色海洋中,某种感情如浪一般层层叠叠地涌了上来,又被他压回眼底。

“我只是在想……下个赛季的主题,你定下来了吗?”

 

勇利点点头。

 

维克托带着期待看向他。

 

勇利朝维克托露出一个简单而清淡的笑容。

 

维尔托握紧了勇利的手。

 

“It’s love.”

 

-FIN.

 

 

这篇文章的名字叫《错位》,讲述的是一个维克托不是勇利偶像的平行世界的故事。我试图在这样的世界为他们的相爱展现另一种可能。到这里,错位的世界已经恢复了原样,维克托和勇利都像原作中一样,感受到了对彼此的爱。所以我想,停在这里比较好。

我喜欢YOI的最大原因就是作品中对感情的刻画。作为一个腐女,看到各种动漫和影视作品都在卖腐打擦边球,其实很多时候挺无奈的。YOI是我见过的第一部将这种感情的发展过程水到渠成地表达出来的作品,原作中描绘的那种逐步深入的感情实在非常地美好和动人,而且没有丝毫突兀之处。在这篇文章里,我尽了最大的力模仿原作中那种感觉,让两个人的感情一步步地深入和发展,不过动人的程度当然还是比不上原作的十万分之一啦。

以前在各个坑都是只看不写,大家看我那七千多的喜欢就知道我看了多少文了……这对CP让我第一次有冲动下笔写东西。

第一次写文,文笔啊表现力啊什么的肯定还是非常生涩,谢谢大家一个多月以来的包容和喜欢。有一个从开头一路埋下来的伏笔还没有解(我估计我不说没人能看出来了OTZ),会在番外里写清楚。初步的计划是三篇番外,一篇维克托视角的,一篇其他选手视角的,一篇确定关系的(啊那个经典的夜晚不写我会遗憾终生的,不过不知道写出来是什么样子。当然没有车)。大家还有什么想看的可以提,除了车我都会尽量写。但是15号之前要拼命赶作业,所以番外可能要拖到15号之后了。

那我们番外再见!作者要陷入文献地狱了!


评论(7)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