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青天

得,我又跳回周叶了。

【维勇】错位 番外(1):交点(下)

错位番外(1):交点(下)

 

-维克托视角番外

-我那个埋了十五六章的伏笔嘤嘤嘤

-有私设

 

正文:

 

尼基福罗夫这两天很不爽,特别不爽,非常不爽。

原因就是家里那位五年前的来客——没错,就是现在正在吃着勇利亲、手、做、的炸猪排盖饭的那位。

“哈哈,我觉得也是。想到炸猪排盖饭就觉得很幸福呢。”

“这是勇利的家乡菜吗?”

“也可以这么说吧……”

尽管知道勇利是觉得那一位是客人,应该热情一点,尼基福罗夫依旧产生了危机感。

其实他的占有欲向来不算强——一方面是自信,另一方面是相信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没有什么人能比他和勇利更适合彼此了,考虑那些有的没的只不过徒增烦恼。

但是这次不是其他人啊!是他自己!

——虽然是五年前的。

而且那个维克托明显心怀不轨!五年前的自己,哪里会这么热情地和别人交谈啊?

这种自己的人被觊觎的感觉,尼基福罗夫还是头一次体会到。

更关键的是,今天他不得不到冰场去。再不去冰场的话,尤里奥就要找到家里来了。

退役后,尼基福罗夫和勇利都选择了以编舞的方式继续和花样滑冰的缘分。这段时间勇利恰巧处于休息中,尼基福罗夫则要为尤里奥完成自由滑的编舞。由于这次的突发事件,他已经向尤里奥临时请了两天假,继续拖下去实在不好。

所以那家伙什么时候能回到五年前去啊?

尼基福罗夫穿上外套,拖长了声音:“勇利——我要出门啦——”

“啊,抱歉。”勇利向正在同他讲话的维克托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快步走到了尼基福罗夫身旁。

“路上小心。”他轻轻吻了吻尼基福罗夫的脸颊,后者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直起身,而是就势紧紧地揽住了他。

“勇利不要和那家伙太接近。我会不高兴的。”尼基福罗夫在勇利耳边撒着娇。

勇利对此又是惊讶又是失笑。在人际交往方面,他和尼基福罗夫两个人很少互相干涉——反正两个人的圈子也已经有一大部分的重合——尼基福罗夫更是从未用这样直接的话对勇利和谁交往表达意见。

“好啦好啦,不会和他太接近的。”他忍俊不禁地安抚道。

这回维坚卡也许能体会到我经常有的感觉了。他还分神想着。

尼基福罗夫这才满意地抬起头来,把一个吻印在了勇利的嘴唇上。他有心想再深入一点,被察觉到他的想法的勇利迅速地推开,捂住了嘴。

“维坚卡,还有外人在呢,这次你可不许乱来!”

——不得不说,“外人”这个词大大地取悦了尼基福罗夫。他决定暂时饶了勇利,等那个家伙离开了再说。

“那我走啦。”

目送着尼基福罗夫出了门,勇利才关上门回到客厅。对上维克托的目光,他的脸又窘迫地红了。“让你见笑了。”

维克托摇摇头。此时,他的神色已经从方才的热络中脱离出来,流露出一种不冷不热的疏离。

勇利倒是不感到意外。与尼基福罗夫共同生活了几年,他对这个人也可以说是相当了解了。爱情的确会带来一些改变,但不会改变一个人的本质。始终对一个认识没几天的人维持着热情的话,才让人奇怪呢。

“维坚卡已经出门了,维克托也可以放松一下了。吃完午饭歇一会儿,睡个午觉或者看电视什么的都可以。但是为了避免麻烦,还是不能离开家哦。”勇利淡淡地道。

招待客人嘛,客人喜欢热络一点,就陪他热情点;客人失去兴致了,也没必要继续热情下去。他本就不是一个喜欢和他人交流的人。

——这个人可不是他的爱人维坚卡,勇利很清楚。

勇利的反应让维克托再次产生了兴趣。尼基福罗夫在场时,他用各种方式接近勇利——谁让他看尼基福罗夫不顺眼呢。而尼基福罗夫一出门,他就懒于装作兴致勃勃了。

胜生勇利也许的确有过人之处。实际上,维克托承认,在这几天的相处中勇利让他感到很舒服,不过也仅此而已。能让维克托感到舒服的人算是少见的——他对大多数人没什么感觉,也不想去关注——离独一无二却还有很远的距离。

此外,尼基福罗夫口中的所谓命运更是几乎令维克托嗤之以鼻。他简直不明白五年后的自己是怎么回事,竟然会说出“命运”这个词——从这一点上讲,尼基福罗夫还真的达到了他的目的——生命中哪来的什么注定呢?没有任何人和事是不可替代的,时间总能冲淡一切。那些说着唯一的人,只不过是没有遇到下一个人罢了。

他本以为勇利就是个羞涩内向的男孩——从表现上看,这个判断并没有错,不是吗——那样的话,和他可真不是一类人。尼基福罗夫就是被这样的人融化了?

现在,对上勇利有些淡漠的眸子,他才想起来,眼前这个看着像大男孩的黑发青年也是个世界冠军——还是从他手中夺走了金牌的那一种。

“勇利,你是怎么看我的?”他突然开口。

勇利怔了怔。“只是你吗?”

他沉吟了一下。五年前的维克托,不是他的爱人也不是他的教练,那样的话……

“是偶像啊。”

维克托惊讶地睁大了眼。

勇利不自觉地把话说出了口,反应过来后对维克托笑笑。“我从12岁开始就是维克托的粉丝了,房间里贴满了维克托的海报呢。成为花滑运动员,也是因为想要追随维克托的脚步。每一次参加比赛的时候,想的也都是维克托。‘有朝一日能和维克托同场竞技的话就太好了。’一直是这样想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过去那不能宣之于口的心情,已经可以被毫无顾忌地说出口了。家乡的卧室里被匆忙撕下的海报,也可以重见天日了吧。

“啊……这么说来我好像表现得不像是一个粉丝啊。”说着说着,勇利也意识到,维克托在他的眼中已经不再是像过去一样又遥远又崇高的存在了。即使知道面前这个维克托尚未认识他,他也下意识地将维克托当做了一个地位平等的对象来看待。

“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维坚卡刚刚成为我的教练的时候,可是连话都不好意思和他说呢。整天胡思乱想,不想把不好的一面展现在他的面前……哈哈,想起来真是难为情啊……”

勇利的眼睛中闪动着沉浸到美好的回忆之中的细碎光芒。他定定地注视了维克托一会儿,仿佛透过眼前的银发男人看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他自己。

“对我来说,维克托是非常重要的人。”他轻声说道。

“寄托了我年少时的所有憧憬……所有的偶像都是那样,为粉丝带来快乐、希望,和前进的动力。想着维克托拼命练习的日子,都是金色的。”

“我喜欢你,就像粉丝喜欢他们的偶像一样。”

维克托接受过不少粉丝的心意,从来没有哪一份像勇利这一份,沉甸甸地压到心头,直压得心底发烫。

那热意直接蔓延到了他的耳根。

眼前的人,既是他的粉丝,又是他将来的学生、对手、伴侣……

如果一种关系还不那么独特,那么当几种关系交织在一起,这个人也就变得独一无二了。

维克托有一点理解将来的自己了。

——虽然这种独一无二他还没能体会到。

胜生勇利吗。

倒是可以试试。似乎很有趣的样子。

勇利简直被自己的表现惊呆了。

竟然就这么脱口而出了……说是老夫老妻,眼前这位显然不算;说是一直以来的偶像,又不那么纯粹。

他猛地站起身。

“那个,维克托,你自便吧,这里本来也算是你的家,就当是在家里一样。我就不一直陪着你了。”

匆匆往卧室走了几步,他又回过头来。

“刚才的话,维克托就当我是乱说的……反正,千万不要告诉维坚卡。拜托了。”他带着恳求看向维克托,直到对方点点头。

维克托在心里撇了撇嘴。他才不会选择这种方式呢。

此后维克托并未追问太多细节——有些事还是亲自去经历比较有趣。

临近傍晚,到了尼基福罗夫该回家的时间,勇利开始着手准备晚餐。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维克托起身想去帮忙,却感到了一阵眩晕,刚刚站直的身体晃了晃。

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该回去了。

勇利注意到他的异状,放下手上的食材快步走到他的面前。

“维克托?”他略带担忧地问,“你没事吧?”还是……?

维克托朝勇利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只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他好像听到了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

“亲爱的勇利,我会等着你的。现在,应该来一点告别礼物……”

门被打开了。

尼基福罗夫的声音响了起来。

“勇利——”

勇利呆愣地盯着面前那张放大的脸,来不及躲开。

一个吻落在了勇利的脸颊上。

维克托直起身,对狠狠地皱着眉毛快步走过来的尼基福罗夫挑衅般地勾起了嘴角。

“再见啦,二位。”

至于他的行为会引发什么后果,维克托表示这就是五年后的事了。

 

FIN.

 

所以大家现在能理解勇利的口中冒出“小优”这个名字的时候老维一脸的懵逼了吗

这是谁为什么没有听说过应该不重要啊说好的为了我滑冰呢真是信息量惊人啊原来我在另一个世界吗←内心独白

维克托的经历实际上是和勇利的梦境相呼应的,既然勇利会做梦,同样的情况在维克托身上也应该会有某种体现。一边写还要一边回去翻我都在哪章放了伏笔,都快忘光了←说明这伏笔真的是没起啥作用

维克托的占有欲不强这一点也是我的私设,就像上面说的那样,根据我的个人经验,维克托这种性格的人一般不会有太强的占有欲,一方面是自信,另一方面是不喜欢强求。同时他们不太喜欢别人过多地干涉自己的生活,不管是长辈还是爱人,都会有一条底线放在那里的。

相对来说,本文的维克托会比原作有强一些的占有欲,毕竟可以说是辛苦追到的。但是也不会太强。

我觉得就原作来说,会让我看着比较开心的感情发展路线就是勇利能够渐渐地摆脱那种迷弟的心态,12话已经可以看出来一点端倪了。过程中肯定还会发生很多波折和很多心理状态上的转变,我是写不出来,目前看到的在这一点上表现得最充分的就是星河太太

写到“勇利呆愣地盯着面前那张放大的脸”,突然想起按照一般言情套路这个时候应该说“勇利呆愣地盯着面前那张放大的俊颜”。被我自己雷到了,哈哈哈

没粮吃了,大家有没有什么维勇文推荐啊?我个人不太喜欢那种一路无缘由地甜的长篇,以及逻辑明显接不上的,比较爱看感情发展充分点的。比较热的几篇文应该是和大家一起在追的。

另外,今天份的寻找莉莉娅简直又虐哭了呜呜呜

拜谢!

 


评论(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