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青天

得,我又跳回周叶了。

维勇(一发完)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灵感源于前些日子的俄罗斯飞机失事。不过当然是HE啦。

-私设勇利参加加拿大分站的比赛,维克托和尤里是俄罗斯分站。

 

 

正文:

 

“各位旅客,我们的飞机因为受到航路气流的影响,有较为明显的颠簸。请您坐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带。洗手间将暂停使用,谢谢您的配合……”

 

***

“喂!你能不能不要笑得这么恶心!”尤里·普利赛提一脸嫌弃地瞥了瞥身旁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这个移动的荷尔蒙制造机、俄罗斯的冰上帝王,退役一年再度复出后于全国大赛上轻易取得胜利的俄罗斯男单第一人——当然,对此尤里·普利赛提提出质疑并极具雄心地表示早晚会把这个老男人彻底踩在脚下——现在正笑得一脸恶心(尤里语)地盯着手机。

“怎么,尤里奥感到羡慕了吗?”

维克托好不容易将眼神从屏幕中勇利的身影上移开,抬头瞟了尤里一眼,那眼睛里尚未完全收起的温柔和笑意便随着眼波荡了过来,让不小心接收了荷尔蒙信号的尤里感到一阵恶寒。猪排饭是怎么忍受这个人的!

“哎呀,尤里奥是不是寂寞了啊?也对,冰场虽然美好,但是身边无人共舞的话,也难免显得空旷呢。你也应该给自己找个伴嘛,我看哈萨克斯坦的奥塔别克就不错哦❤”

“——你给我闭嘴!秀恩爱狂魔!”忍无可忍地打断了维克托不怀好意的炫耀和调侃,尤里狠狠地瞪了无法控制地流露出一脸幸福的银发男人一眼。

这两个笨蛋,平日里练习时黏糊得连雅科夫都没眼看就算了,猪排饭终于要去加拿大比赛了,自己还以为快被闪瞎的双眼可以好好休息几天——尤里似乎忘了,临行前两人的“依依惜别”给他带来了加倍的伤害——结果现在,维克托这个家伙在自己身边毫无顾忌地散发粉红色的气息是怎么回事!还翻来覆去地看比赛的回放!明明猪排饭明天就要从加拿大回来了!

“总之,你给我抓紧时间练习,过几天的比赛中,我一定会把你踩在脚下的!”

恋爱中的人都是笨蛋!本人,俄罗斯的冰上老虎,尤里·普利赛提,一定会把这个笨蛋从王座上拉下来的!这么想着,尤里撂下一句狠话后,双手抱胸离开了冰场。

看着临走前还要一脸凶恶地提醒自己的金发男孩,维克托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将目光又落回到了手机屏幕上。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见到勇利了……自从维克托在乌托邦胜生的温泉中向勇利伸出手后,两人第一次分开这么久。尽管这一次的分离不像上一次大奖赛俄罗斯分站那样,充满了不安、焦虑和担忧,但是维克托觉得自己心中的思念已经满到快要溢出来了。每天早上睁开眼,见到的不是勇利可爱的睡脸,而是一脸冷漠的马卡钦(好吧马卡钦也很想勇利);没有勇利亲手做的美味猪排饭,总觉得哪一家外卖都索然无味;从冰场回到家里就无所事事,感到家中前所未有地空旷,从前的单身岁月都不知道过到哪里去了;生活变得乱糟糟的,在以前的恋爱关系中,维克托从未让恋人打理过自己的生活,自认为自理能力还不错,如今只不过分别一周,日子就仿佛要过不下去了……

比起勇利所给予的爱,这些可真是甜蜜的烦恼呢。维克托不知道自己唇边再一次不自觉地浮现出来的笑容已经带上了蜜糖般的甜,他伸出手指,将视频的进度条由结尾滑回了开始。最后一天了,和勇利的团聚就在明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加油!啊,勇利这个3A跳得真好看……

——维克托·勇利痴汉·尼基福罗夫先生的日常

 

然而,第二天一早,正在家里无所事事地等待着出发到机场接勇利的维克托却听到了一个让他站都站不稳的消息。

“实时新闻,由加拿大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飞往我国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的WY012号航班,在飞行过程中由于电磁波干扰,五分钟前与区调管制机构失去联系……”

维克托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他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动作过快带来的晕眩让他无法继续听清新闻中的内容。

……WY012?……那是勇利的……航班号吗?……对,昨天和勇利通电话的时候把航班号记了下来……记到哪里了……?

维克托三步并作两步地奔到卧室,从床头柜中一把抓出备忘录,前一天自己特意用心形框了起来的“WY012”让他的双目有些刺痛。电磁波干扰……会导致什么问题?

银发男人身姿不稳地冲回了客厅,拿起被自己丢在沙发上的手机,颤抖的手指却连屏幕锁都划不开。“Чёрт побери!”维克托一拳打在沙发靠背上。

马卡钦抬起爪子扒着维克托的腿,好奇地看着跑来跑去,似乎十分狂躁,还有点恐惧的主人。

冷静,冷静……维克托一把撩起额前的刘海,深深吸了一口气。新闻没有明确说什么,发生了什么还不确定,我不能慌……右手抚住胸膛,用深呼吸平复着过快的心跳,他再度将注意力集中于新闻上。

“……电子设备等,均有可能造成电磁波干扰。由于干扰,空中交通管制系统暂时无法和WY012号航班取得联系,请大家关注后续新闻。”

维克托用抖得不再那么厉害的手搜索了电磁波干扰对飞机的影响,见到少有提到“空难”“坠机”等词的,心头一直提着的一口气才稍稍松下来。他点开一个网页,想要查一查电磁波干扰的具体作用机制,却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Чёрт побери!”第二次说出了这句话,维克托颓然地靠到了沙发上,抬起右手捂住眼睛。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他又将右手凑到唇边,吻住了无名指上的戒指。

冰凉的触感让他混乱的心绪平静了些许,心头却跳出两个小人,一个故作镇定地安慰着他,另一个则开始指责他。

“你为什么不和勇利一起去加拿大!你不是他的教练吗!”

“当初明明是你缠着他,非要继续做他的教练!结果呢?勇利去加拿大比赛,还要雅科夫替你跟着他!”

雅科夫……对,还有雅科夫……维克托的心头又一紧。

“勇利不让你去,你难道不能多磨几次吗?磨三天不行,一周还不行?你知道勇利最见不得你撒娇的!”

“如果你跟着勇利去了加拿大,现在至少能陪着他!勇利一定很害怕吧……会不会在想你?在哭吗?勇利那么爱哭……”

维克托抵在唇边的手渐渐握紧成拳。后悔和愧疚交织而成的海洋淹没了他。

当初真该陪勇利一起去的。不该因为勇利生气就向他妥协,勇利永远把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看得比他自己重要。俄罗斯站自由滑时就没能陪在勇利身边,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自己总是让勇利独自面对一切。比赛,跟勇利相比,比赛算得了什么呢……

维克托努力控制自己的思绪,却不由得越想越多。后悔、愧疚、恐惧、担忧……种种情绪包裹着他,让他恨不得立即飞到那架该死的飞机上,立刻去到勇利身边。

“勇利……”他痛苦地把脸埋在了双手里。“勇利……勇利……”

身旁的马卡钦还在不知忧地舔舐着他的鞋子。

“实时新闻,十五分钟前与地面失联的WY012号,由加拿大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飞往我国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的航班,已经和地面取得联系。飞机目前平稳飞行中,飞机乘客的亲人、朋友们请不要担忧……”

播音员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维克托紧绷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了,脱力地瘫在了沙发上。有咸咸的液体流进了嘴里,他才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流下了眼泪。

“勇利……目前为止的两次流泪可都是因为你……”他苦笑着抹了抹眼睛,举起手机看了看时间。

距离勇利的航班到达还有四个小时。

维克托定了定神,抄起车钥匙离开了公寓。

 

***

“唔……还是好困……”胜生勇利边打哈欠边推着两人份的行李寻找雅科夫。

昨天的比赛结束后立刻乘时间最近的航班飞了回来,虽然雅科夫教练误会勇利是由于想让要在俄罗斯进行比赛的尤里和维克托尽早得到指导而颇感欣慰,不过本人在提出请求的时候其实只想到了维克托。那个家伙,走时就一脸舍不得的样子,这两天有没有好好练习啊……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

……等等!马上就要见到人了,不要再没完没了地想维克托啦!勇利摇了摇头,试图将霸占了脑海多时的银发男人暂时赶出去。说起来,还真是对不起雅科夫教练啊。专门陪自己赶来加拿大不说,在飞机上似乎也因为有一段颠簸得太过厉害没有休息好的样子。勇利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太过困倦的结果就是从上飞机睡到下飞机,现在还没有缓过来。

“勇利!”雅科夫的呼唤声让勇利精神一振。“维恰那家伙还没有来吗?不是说好了来接你?”雅科夫找了一圈没有见到维克托,皱着眉头大步走了过来。

“真是的,多大的人了,还是这么不靠谱,真不知道像谁。任性一定要接着做教练就算了,接个人也磨磨蹭蹭的……”日常吐槽模式开启。

“欸?维克托还没有到吗?”独自一人面对虎着脸抱怨维克托的雅科夫,勇利感到压力很大。维克托……救命啊……

 

“雅科夫真是的,一进大厅远远地就听到你在说我啦。”

一下子被棕色的贵宾犬扑住,勇利条件反射地转头望向马卡钦跑过来的方向。银发男人左手插在口袋里快步走了过来,步伐比起往日的从容不迫急切了很多。维克托看起来似乎有点憔悴……不,是疲倦……不如说,还有点紧绷感?勇利只觉得目光像是被黏在了对方身上一样,根本无法移开,心中的某个角落从这一刻起似乎才被填满。啊,雅科夫还在旁边呢,不能这么丢人,像是半年没见过的样子,明明只分开了一周……勇利这么提醒着自己,但眼睛还是连一下都舍不得眨。

“你如果能早点来的话我也不会说你!只听说过飞机晚点,没听说过接机还能晚到的……”雅科夫正待继续说下去,却被男人的动作和话语惊得怔了怔。

“雅科夫,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维克托轻轻拥抱了一头雾水的雅科夫一下,直起身子看向紧紧盯着他,似乎还未回神的勇利。

“维克托……那个……雅科夫教练还在旁边……”

勇利嗫嚅着想要提醒身前大力地抱着自己的维克托,推着行李的双手却不受控制地同样紧紧地抱住了思念多时的人。毫无缝隙地贴着对方的胸膛感受到了急促的心跳,仿佛被感染了一般,自己的心跳也逐渐快了起来。明明已经这么近了,却还是觉得不够……想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最好永远不要分开……他更加用力地揽住了维克托。

就是这个人了。这种感觉从未如此清晰。

似乎过了许久,久到勇利再一次记起了被晾在一旁的雅科夫,维克托才缓缓地松开怀抱,不再拥得那么紧。他依旧抱着勇利的腰不肯松手,将头靠到了勇利的肩上,像大狗一般撒娇的样子让勇利不由得揉了揉他顺滑的银发。

“看起来勇利和雅科夫都不知道呢。你们的飞机在中途由于电磁波干扰,和地面失联了十五分钟。”

听到维克托的话,勇利的心跳几乎停止了一瞬,又反应过来般地松了一口气。一旁满脸不耐烦的雅科夫也一惊。

“怪不得中间那一段颠簸得那么厉害。”当时的广播说是遇到了气流,原来竟然是因为失去了地面的信号。“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两个抱没抱够?”作为长辈,雅科夫竭力控制着翻白眼的冲动。这两个人没完没了!

“抱歉啊雅科夫,你可能还要再等一会儿。”维克托直起身子,双手扶着勇利的肩膀,深深地凝视着那双有些惊讶的红褐色眸子。明明已经做好了准备,也相信勇利一定会接受,此刻却突然有些紧张。

“勇利,我一直在想,今后还能给勇利什么。”

“在巴塞罗那,勇利说要结束教练关系,当时的我又生气又茫然。如果勇利不再需要我做你的教练,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还能用什么理由留在胜生勇利身边?”

“是尤里把勇利继续留在了冰场上,回到了冰场上的我,也因此争取到了更多的和勇利在一起的时间。”

 

“但是以后呢?维克托不可能永远留在冰场上,勇利也不可能永远留在冰场上。在冰场之外呢?该用什么方法留住你?”

“得知航班失联的时候,我就像死去了一样。想到勇利再也不能和我见面,就恨不得立刻出现在勇利的身边,这样我们至少一起走向了生命的尽头。”

“我再也无法忍受和勇利分开了。冰场上也好,冰场下也好。无论是作为竞争对手、教练,还是作为其他人,都不想离开勇利。”

“我想,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把勇利留在身边了。不是作为教练,也不是作为竞争对手,而是作为爱着勇利的人。”

“我等不到勇利拿到金牌了。”

维克托单膝下跪,取出一直揣在口袋里的戒指,微笑着抬头望向捂住了嘴、眼眶已经开始泛红的勇利。

“胜生勇利先生,你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泥足深陷,再也不想离开你的身边。你是否愿意成为他的伴侣,与他共赏圣彼得堡灿烂的朝霞和长谷津辽阔的海洋,直到死亡将你们分离?”

 

 

“我愿意。”

 

 

Fin.

 

 

 

碎碎念:

赶上了元旦,大家新年快乐!

百度了半天飞机失事的原因,本来想在新闻里写上“平衡系统失灵”,不过那样估计会把老维吓死= =这种还没有确定一定会掉下来的问题(= =)似乎为了避免慌乱都是不会告知乘客的

文中的那句俄语是“该死”的意思,百度来的,如果有错误请指正啦

把莫斯科改成圣彼得堡了= =不知道为啥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是莫斯科

今天看电视看到秦凯和何姿表演双人跳水,突然觉得作为运动员的话,在运动场上求婚最浪漫了。然而我不想等到勇利拿金牌(老维还在场上应该很费力吧),干脆让他们结婚算了。又想到不能在冰场上求婚的话,结婚典礼一起来个双人滑也很不错嘛ww然后突然想到,12话末尾这俩人不就这么干的吗

官逼同反(死鱼眼)

 

话说北京台的跨年晚会请了好几个花滑选手,我开始还满心激动地以为是因为冰上的尤里太火了!高兴!

后来想起来2022年北京冬奥会……也是花滑重要赛事

我不管我不管就是因为YOI!


评论(12)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