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歌青天

得,我又跳回周叶了。

【维勇】错位(4)

【维勇】错位(4)

 

-平行世界设定

-最初的灵感来自前两天看的哆啦A梦……不过设定被我理顺和完善了一下逻辑之后,改得连妈都不认识了,估计连藤子不二雄都看不出来这灵感来自哆啦A梦了= =

 

正文:

 

12-19   Monday

Victor Nikiforov   21:43

才发现没有添加勇利的好友呢~勇利平常不怎么用SNS吧?动态少得可怜啊

 

12-21   Wednesday

Yuri Katsuki  01:06

啊,抱歉抱歉,现在才看到。我平常的确不怎么使用社交软件。

Victor Nikiforov   08:12

这样啊,勇利的粉丝岂不是很可怜?偶像根本不发动态什么的/(ㄒoㄒ)/~~

Yuri Katsuki  16:09

这个的确……其实我是那种被太多人关注会感到负担的人,平时也尽量避免这一点。非常对不起他们。

Victor Nikiforov   17:12

粉丝们可是非常可爱的,勇利要对他们好一点哦~勇利的粉丝似乎都从披集·朱拉暖的SNS上得到勇利的动态,这可太凄惨啦。话说,勇利和披集的关系很好吗?

Yuri Katsuki   19:09

嗯!披集是我在滑冰选手里唯一的朋友,也是我的室友和结对伙伴。我们关系很好的!

Yuri Katsuki   19:10

我实在很不擅长和粉丝相处啦。维克托倒是和粉丝的关系非常融洽呢。

Victor Nikiforov   19:10

原来勇利都不把我当朋友!怪不得回复我的消息那么慢╭(╯^╰)╮

Yuri Katsuki   19:12

啊抱歉抱歉!一时没有想起维克托来而已TAT回复消息慢是时差啊时差,平时也要训练啊,不是故意的TAT

……

 

12-25   Sunday

Yuri Katsuki   00:01

生日快乐,维克托!

Victor Nikiforov   00:02

Wow~谢谢勇利!我差点忘记这件事啦

Yuri Katsuki   00:03

维克托的粉丝应该在帮你庆祝吧?可以刷一刷哦。

Victor Nikiforov   00:03

好主意!

Yuri Katsuki   00:04

那我就继续训练了,维克托早点睡吧。

 

……

 

1-25   Wednesday

Victor Nikiforov   21:10

勇利看转播了吗?我滑得很棒吧~\(≧▽≦)/~

Yuri Katsuki   21:15

看了!维克托一直很棒啊。早就想问了,短节目是在不舍中又带着祝福的吗?感觉像是对亲人或者是朋友什么的,尽管悲伤,又有一点欣慰。

Victor Nikiforov   21:16

Amazing!虽然没有构思具体的故事,但是滑的时候的确想表现出几个层次的感情,不只有不舍和悲伤。勇利跟我想的很接近呢ww

Yuri Katsuki   21:18

这么说来维克托每次表演的时候都不会为乐曲设置具体的情境吗?这样也能把感情表现出来不愧是维克托啊。我每次都要想一个有情节的故事才行……

Victor Nikiforov   21:19

这可能就是勇利的滑行和乐曲都配合得非常好,感染力也很强的原因吧

……

 

2-13   Monday

Victor Nikiforov   20:01

勇利~过两天的四大洲锦标赛加油哦!

Yuri Katsuki   20:03

谢谢维克托,我会努力的……

 

2-20   Monday

Victor Nikiforov   08:25

勇利,你的状态很差。到底怎么了?

 

2-25   Saturday

Yuri Katsuki   08:17

抱歉,维克托,我想我还需要把一些事情想清楚,这段日子上SNS的时间可能会比较少。谢谢你的关心。

Victor Nikiforov   08:18

……

 

3-01   Wednesday

Victor Nikiforov   07:33

勇利,你和切雷斯蒂诺解约了?你到底在想什么,还没有想清楚吗?下个赛季有什么安排?

 

3-24   Friday

Yuri Katsuki   23:56

维克托,我已经想清楚了。这段时间让你为我担心了,对不起,也非常感谢你。自由滑加油。

---------------------------------------------------------------------------

 

全世界的人还都不知道勇利真正的……

那或许是连勇利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魅力,希望你能快点……

 

“……又是那个梦。”睁开眼,入目的是家乡长谷津自己的房间的天花板。尽管已经回到家里半个多月了,勇利还是有些不适应。

又梦到自己和维克托额头对着额头,离得极近地交谈的场景。对话的内容始终听不清,或者是记不清,只依稀记得提到了“魅力”之类的。

从2月份开始,反复地梦到这个场景,勇利甚至已经记住了他和维克托站在长谷津城堡的冰场上——这一点可真是荒谬,维克托怎么可能到长谷津来——而自己的心情则又激动、又雀跃、又期待、又慌张。

勇利敢保证面对维克托的时候他不会产生这样的心情。即使面对一直憧憬的小优,也没有这样强烈的情感。

可是梦的代入感太强,勇利摸了摸胸膛,感到心脏还在以不太正常的速度跳动着。

太真实了。

偏偏对话的内容怎么都听不清也记不下来。

这个梦到底代表什么?勇利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自己的内心对维克托有渴望而不自知……?

不,不可能。大奖赛才与维克托本人有了接触,此前勇利都把维克托看作是竞争对手和奋斗的目标。尽管也有向往,但绝对没有那样的感情。即使再搞不清状况,也不会弄错这一点。

不管了。勇利从床上坐了起来,拉开窗帘,打开窗子,让清新的空气进入封闭已久的房间。

今天已经是世锦赛的最后一天了。从2月四大洲锦标赛失利,不,确切地说,从12月大奖赛决赛失利,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

必须做点什么。

勇利匆匆穿好衣服、背上包,对家人招呼了一声,奔向了长谷津城堡。

 

“有人吗?”

“今天还没开门哦……”话说到一半,反应过来什么的西郡优子停下了正在整理冰鞋的动作,惊讶地转过头。

“好久不见了,小优。”勇利搓着手,向眼前已经是三个女孩的母亲,看起来却依旧像18岁少女一样年轻靓丽的青梅竹马打招呼。

“勇利!”西郡优子惊喜地扑到了前台。“回长谷津好几天了吧?竟然今天才来冰场找我们!”她似真似假地抱怨着。“你是来滑冰的吧?快进去吧!”

“诶?其实我再等一会儿也没关系……”

“你想一个人滑吧?今天冰场晚点再开好了,反正人也没有那么多。快点去吧。”西郡优子了然地对勇利一笑。

“谢谢……不过,有点东西想给小优看。”面对青梅竹马略带疑惑的表情,勇利暗暗握紧了拳。

自己从GPF开始,消沉了这么久,一直试图摆脱,却摆脱不得的情感。那么多的迷茫、惶恐、逃避、挫败……像海洋一样将自己淹没,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的情绪。

到现在,也该画个句号了。

“在比赛之后我一直在练习的。”

“看着哦。”

将眼镜取下递给西郡优子,勇利滑到了场地中央。

音乐响起。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对于花滑,到底怀着怎样一种情感?

年少时憧憬的对象已经淡出自己的生活,一个人的道路要如何走下去?

如果说GPF前夕接到的电话带来的孤单感只是瞬间的、下意识的情绪,再往后,这种情绪就发酵成了愈加深刻的空虚、迷茫与恐慌。

最初,勇利试图逃避。然而逃避无用,每一个夜里,这些情感都冲破逃避形成的壁垒,直击心灵深处。

在那些被负面的情绪包裹着挣脱不得的日子里,勇利无比地痛恨喜欢胡思乱想的自己。

不能再逃避下去了,正视这些感情、接受这些感情,才是我需要做的。

勇利终于认识到了这一点。

在冰场上的每一次旋转、每一次跳跃,受过的伤,流下的汗水和泪水,难道都只是为了小优吗?

不。

不是的。

这也是我的理想。

站在冰场上的每一刻,我都想向世界证明自己。证明我不会输、证明我可以走上顶端,证明我——

——我打从心底,热爱着花滑。

内心的情绪混杂着又沸腾着,似乎要冲破身体喷薄出来。一定要通过什么途径抒发这样浓烈的感情。

那一个瞬间,勇利脑海中首先跳出的,竟然是维克托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可能是这期间和维克托越来越熟悉,也交流了不少次的缘故。

即使身处低谷。

即使孑然独行。

但我马上就会脱离消沉,也会告别以往的憧憬,坚定地迈向新的起点。

我会燃尽所有的热情,继续走在花滑的道路上。

所以——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让我用一生,膜拜你、追寻你、靠近你。

是告别,也是新生。

这是终点,亦是新的起点。

 

“卧槽好帅哦!伤感里又带着些说不出来的感情,而且完全复制了维克托的动作,帅炸天了!”西郡优子激动道,“还以为勇利会特别消沉呢,看到你的表演感动死了!”

她擦了擦不知为何涌出来的泪水。

“嗯,但是一直消沉也差不多腻了……”勇利笑了笑,“小优喜欢这个节目就好。”

他犹豫了一瞬。要不要向小优表达一下谢意,但又怕小优追问……

“小优,我一直都……”一直都以小优为精神支柱滑着。十年来谢谢你。

突然冒出来的冰宅三姐妹让勇利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空挧流、流丽、流谱!”西郡优子宠溺地看了自己的孩子们一眼,向勇利介绍道,“这么久没见是不是长大了不少?”

“听说勇利胖了竟然是真的?”

“真的要引退吗?”

“听说一直都没有女朋友诶!”

“喂!不好意思我家的孩子一直这么八卦……”

“这三个孩子都是勇利的粉丝哦。”西郡豪从后面滑了过来,一把揽住勇利的脖子。

嗯,被西郡这样的壮汉揽住脖子还不如被维克托挂在身上舒服呢。鉴定完毕。

“做勇利的粉丝真是一点福利都没有。”三姐妹接话道。

“也不发SNS,一点动态都没有,亏我们和勇利本人认识呢。”

“所以我们把刚才那段拍了下来,勇利不如放到自己的SNS上安慰一下一直关注你的粉丝们啊!”

“不行不行怎么可以这样……”勇利下意识地摇头拒绝着,脑海中却突然闪过维克托发过来的那条消息。

“粉丝们可是非常可爱的,勇利要对他们好一点哦~”

我也应该……对粉丝们好一点吧?他们一直默默支持着我……

“我要考虑一下。”

本以为勇利不会答应的西郡一家听到这句话都惊讶地睁大了眼。

“这段视频的内容是维克托的自由滑曲目,我和维克托也算是朋友了,无论如何,需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冰宅三姐妹惊喜万分,各种方面上的。

“勇利什么时候和维克托成为朋友了?”“求介绍!”“求勾搭!”

大人们则与孩子们关注的重点不同。

“我说勇利,”西郡豪坏笑着突然发难,掀起了勇利的运动衣。“给粉丝们看到胖成这样的你真的没关系吗?竟然长得比我都胖了,粉丝会哀嚎的吧!”

“不要这样啊,饶了我吧西郡……”

长谷津城堡的冰场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TBC

 

 

啊,以上就是我对不以维克托为偶像的勇利困惑着什么、害怕着什么、该如何走下去的一些个人想法。

感觉勇利很容易得抑郁症啊,看文也看到不少次这个梗。玻璃心,越想越多,越多越想什么的。

以及,结合上一章和上上章,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勇利对小优的感情其实不是男女之情。

昨天我在写文,室友在用手机玩劲舞团

结果晚上做梦梦到维克托、勇利和我一起玩劲舞团

这也是潜意识吗……

希望大家看文愉快。越写字数越多,伤脑筋。

 

评论(7)

热度(97)